頂點小說 > 長樂歌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紅日鎮山河

第四百二十八章 紅日鎮山河


  回敬信坊的路上,陸云一直回想杜晦的話。他還真有些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總以為有陸仙罩著,各家大宗師不敢對自己父子出手。可正如杜晦所說,萬一夏侯閥的大宗師隱藏身份,朝他和陸信暗中下手呢?

  陸仙又不能時時刻刻跟在他倆身邊。到時候夏侯閥死咬著不承認,陸仙還真能殺上門去不成?

  當年柏柳莊之役,陸云可親眼目睹過夏侯閥的大宗師藏頭露尾,毫不客氣的屠殺過地階宗師的……

  想到這,陸云一刻也不敢耽擱了,趕忙敲了敲廂壁,朝車外的小太監道:“不去敬信坊,去陸坊。”

  小太監應一聲,將馬車拐向了陸坊方向。

  。

  陸坊竹林小院中寂靜無聲,陸仙的房門緊閉。

  只有小童一人,支了把躺椅在院中,享受著難得的正午日光。

  陸云走進來時,見他四仰八叉躺在竹椅上,一手抱著個空酒壺,另一手的袖子擋住臉,頗有節奏的打著鼾。

  陸云也不叫醒小童,悄悄蹲在竹椅旁,上上下下打量著這個看上去最多十來歲,卻貪酒好色,滿嘴臟話,老氣橫秋的童子。怎么看,這都是個被教壞了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是那個人呢?

  陸云越看,眼中的疑惑之色就越濃重……

  “喂,你看什么?”小童不知何時醒來,睜眼就看到陸云的眼睛,距離自己的臉只有不到一尺距離。駭得他趕忙一轱轆爬起來,雙手抱胸的害怕道:“難道你,你,有分桃斷袖之癖?”

  “我沒有。”陸云搖搖頭,輕聲道:“當初你把我看了個過癮,現在我看回來也是理所應當。”

  “你那是走火入魔,我在照顧你呢。”小童一臉警惕,身子往后直縮,和陸云拉開距離。“老子現在可龍精虎猛,那能一樣嗎?”

  “……”陸云嘴唇翕動,囁喏著欲言又止。從壽康宮出來后,他心中便一遍遍回響著老太后在單獨相處時,最后告訴他的那個秘密。

  她說,皇甫家當年的第一高手,‘紅日鎮山河’皇甫照至今仍在世上!

  皇甫照是高祖皇帝皇甫烈最小的弟弟,自幼醉心武學,不到三十歲便進階大宗師。在高祖皇帝平定天下的道路上,皇甫照一直緊隨兄長左右,擔任他的貼身護衛,不知為皇甫烈擋下了多少明槍暗箭。

  大玄建立后,皇甫照被封為趙王,一直坐鎮京城,鎮壓皇室氣運。后來乾明皇帝繼位,他這位年輕的皇叔又成為新君最堅強的后盾,是以十一年前的報恩寺之變,皇甫照自然無法置身事外。

  當時,皇甫照力戰三大宗師不落下風,還是張玄一親自出手,才將他打成重傷。眼看乾明皇帝自盡殉國,傷重不支的皇甫照這才殺出條血路遁走,逃過了大宗師的追捕,自此杳無音訊。

  初始帝篡位后,夏侯閥曾搜山檢海,想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卻始終一無所獲。加之張玄一斷言,皇甫照已經筋脈盡斷,就是僥幸活下來,也會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廢人。所以漸漸再無人提起皇甫照這個名字,十年下來,所有人都已經認定他已經死了。

  但是皇祖母卻告訴陸云,皇甫照其實沒死,而且就在他身邊!這讓陸云震驚的無以復加,出宮之后便直奔竹林,找到了皇祖母口中的那個人……

  皇祖母居然說,陸仙身邊的那個看門童子,就是皇甫照。陸云上下打量著小童,卻實在無法將眼前這個一身毛病的小孩子,和當年的皇甫家第一高手,‘紅日鎮山河’皇甫照聯系在一起。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小童被他看的直發毛,簡直要抓狂起來。“你快說啊,不說我怎么會知道呢?”

  陸云變戲法似的,從懷中摸出一個小酒葫蘆。

  小童登時眼前一亮,一把搶過酒葫蘆,拔下木塞一聞,登時滿臉陶醉道:“大內御酒,好多年沒喝過了。”

  “這么說,你以前喝過?”陸云輕聲問道。

  “那是當然,老子什么酒沒喝過?”小童迫不及待的抿一口御酒,老氣橫秋道:“看在御酒的份上,你想看就看吧。要不要老子脫光了給你看個過癮?”說著,他真的作勢要寬衣解帶起來。

  “我說過,我沒那愛好。”陸云連忙擺手,苦笑道:“你喝你的,當我不存在就行。”

  “那可不行,萬一我喝醉了,你要是對我毛手毛腳怎么辦?一瓶御酒就把自己賣掉,老子豈不虧大了?”小童盤腿坐在椅子上,搖頭晃腦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要是不說明白來意,這酒老子還不喝了。”

  “這……”陸云又是一陣沉默。不是他不想趕緊問個明白。可陸仙就在屋里,自己說什么話他都聽得一清二楚。自己要想和對方相認,自然要道出真實身份,若是被陸仙聽到了,他會有什么反應?就算不一掌打死自己,還能讓自己在陸閥立足嗎?

  所以陸云遲遲難以開口。

  見他又修起了閉口禪,小童郁悶的往竹椅上一躺,不爽道:“不說就滾,別耽誤老子睡覺。”

  話雖如此,他卻舍不得將那壺御酒還給陸云。

  可陸云是萬萬不會走的。在被杜晦警告之后,他從沒像現在這樣,急需有大宗師日夜保護自己父子,如果能和皇甫照相認,豈不是解了燃眉之急?

  他不由暗暗盤算,是不是可以先將小童請出竹林再相認。可陸云心細如發,知道就算小童同意跟自己出去,可這樣一來陸仙那里必生嫌隙,說起靠山來,陸仙才是他最大的倚仗。總不能像熊瞎子掰棒子一般,撿一個,丟一個吧。

  所以他是說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杵在那里當起了閉口的羅漢。

  。

  小童也不理他,轉個身背對著陸云,好像是睡著了。

  雙方就這么僵持了好久,終于,屋里人都看不下去了。

  吱呀一聲,竹舍的門無風自開,身穿布袍、一臉慍色的陸仙,背手走了出來,朝兩人劈頭就罵了起來。

  “你們皇甫家的人,就是這副鳥樣。磨磨唧唧、拖泥帶水,一點都不干脆!”

  “師父!”陸云噗通就給陸仙跪了下來,滿臉愧色的低下頭去。陸仙這話,已經再明白不過了,他非但知道小童就是皇甫照,而且連陸云的真實身份,也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http://www.amzsqf.live/html/5/5521/4969424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