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樂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絕望

第二百二十六章 絕望


  “夏侯大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反復確認洞口被封死后,各家宗師悲憤的質問起夏侯不敗來。

  畢竟只有夏侯不敗和夏侯不滅,從那該死的墓穴中逃了出來。

  “你們眼瞎嗎?”夏侯不敗鐵青著面孔,冷聲說道:“沒看到那兩個南朝余孽嗎?!”

  “那兩個人一個是柏柳莊莊主周煌,另一個是原來的南朝兵馬大元帥桓道濟!”夏侯恩和夏侯俊趕忙替夏侯不敗解釋道:“半年前,我們攻破柏柳莊,擊殺了南朝的三殿下蕭成,跟這兩人結下了血海深仇,他們出現在這里,肯定是為了報仇的!”

  “他們來找夏侯閥報仇,怎么結果只有夏侯閥的二位大宗師出來了?!”六閥的大宗師盡數被埋在地道中,這對六閥的打擊不啻于天崩地裂,在場的六閥宗師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和閥中交代了。就連向來對夏侯閥恭順有加的謝舉,都已經口不擇言,咄咄的質問起夏侯不敗來了。“就憑他們兩個南蠻子,又怎么可能有這么大本事,把我們這些家的大宗師全都圈進去呢?!”

  “就是,他們上哪里去找太平令?!”各閥宗師群情激奮,越說越覺著此中蹊蹺太多。“要是他們真有這份本事,怎么可能單單讓正主跑掉,卻把我們的大宗師埋在里頭呢?!”

  夏侯不敗強壓著性子聽他們質問片刻,見這幫家伙愈發踩鼻子上臉,簡直要把唾沫星子噴到自己臉上了。他終于壓不住火氣,猛地一揮手,將謝舉幾個推倒在地,睥睨著他們冷聲道:“一群不知分寸的東西,以為你們是在跟誰說話?居然敢質疑本座!”

  “……”看著夏侯不敗冰冷的眼神,幾個宗師這才猛然想起他的恐怖,終于變得不那么激動,卻依然悲憤含淚道:“夏侯大人,只有你們兄弟從地道中逃出,必須要給本閥一個交代!”

  “本座自然會給一個交代,但不是給你們。”夏侯不敗冷哼一聲道:“你們與其在這里跟我哭天搶地,不如趕緊想辦法救人!”

  “說的是……”各閥的宗師也想清楚了,他們奈何不了夏侯不敗兄弟,眼下還是趕緊稟明閥中,一切由閥主定奪吧!

  馬上各方都派了一名宗師回去報信,陸信這邊無人可派,他也無心報信……當別人都圍著夏侯不敗質問時,他卻一直在地洞中,拼命的想挖個通道,將自己的兒子救出來。

  可那巨石重逾萬鈞、堅硬無比,任他砍斷寶劍、打破拳頭,竭盡全力都只能留下一些淺淺的印記而已……

  看著陸信的雙手已經血肉模糊,一旁的崔平之等人終于看不下去,幾個人上去將已經陷入瘋癲的陸閥三執事拉開,想要勸他幾句,他們自己卻先落下淚來……

  那里頭有陸信的兒子不假,可也有在場眾人的兄弟、叔伯、甚至親生父親啊!

  。

  遠處一道山嶺上,古奇和土行者目睹了方才山崩地裂的一幕,都對站在他們身前的軒轅問天,充滿了欽佩之情。

  “多虧師父明察秋毫,咱們方能懸崖勒馬,冷眼旁觀這場好戲。”土行者一臉后怕道:“要是真跟著進去麻煩就大了。”

  “寶庫固然誘人,也得活著才能享受的到。”軒轅問天其實也有些慶幸,幸虧自己生性謹慎,看到這么多大宗師一窩蜂進去,感覺憑自己一人討不到好處,還有可能遭遇不測,所以決定先在外頭觀察一下,看看有沒有暗中漁利的機會再說。

  “是啊,主人英明神武、明察秋毫,那些大宗師跟主人一比,簡直是一群白癡。”古奇也爭先恐后的奉上馬屁。

  “他們不是白癡……”軒轅問天卻面無得色道:“只是因為他們的家族野心太大,所以才會明知道可能被坑,還是不敢不派人下去查看!”白猿社不像是八大家或者太平道,他們不過是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殺手組織而已,所謂的高祖寶庫對他來說,自然沒有對八大家那樣強大的吸引力。

  所以只有軒轅問天選擇謹慎,并不能說明別人不謹慎,只是因為大家所處的立場不同,選擇自然也就不同而已……

  頓一頓,軒轅問天橫一眼兩個不成器的下屬道:“我們這個行當最重要的是要有嗅出危險氣息的敏感。遲鈍的殺手,只有死路一條。”

  “徒兒慚愧。”土行者低頭汗顏道。他和古奇費心竭力的想要將功補過,終于探聽到今夜各閥會跟隨緝事府到邙山尋寶,誰知差點就把自己師父坑進去。

  “這次之后,京城會迎來一個新局面,各閥實力大損,正是我白猿社重整旗鼓的大好時機。”無論如何,看到這么多大宗師被埋在深深的墓穴下,軒轅問天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望著茫茫群山,他的聲音透著發自肺腑的愉悅道:“白猿社走了大半年的背字,今日終于時來運轉了!”

  “都是師父英明神武,帶領我們趨吉避兇,白猿社才會迎來如今的大好局面。”土行者和古奇利用一切機會狂拍馬屁。但他們那點心思,焉能瞞得過軒轅問天?

  白猿面具上居然浮現出揶揄的神情,軒轅問天冷笑一聲道:“給本座灌迷魂湯也沒用,你們這次死罪可逃、活罪難免。本座便罰你們‘萬蟻蝕骨’之刑,然后各降一級,以觀后效。”

  “是……”土行者和古奇跪地謝恩,但那慘白的臉色和顫抖的身體,卻將他們的恐懼透露的淋漓盡致。

  “京城這邊,會派得力人選前來主持,本座便將‘萬蟻蝕骨’的行刑權交給她。”軒轅問天卻話鋒一轉,聲色俱厲的看著二人道:“你們好自為之吧。”

  “多謝師父恩典!”“多謝主人恩典!”土行者和古奇如蒙大赦,知道軒轅問天是用這種手段,讓他們倆乖乖聽那新任東家的命令。也就是說,只要他們乖乖聽令,就可以不用受那萬蟻蝕骨之苦了。“我等一定令行禁止,絕對服從!”

  待兩人表態完畢,抬起頭來,眼前卻已經不見了軒轅問天的蹤影。

  顯然京中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大太大,軒轅問天一刻也不能多待,必須要趕緊回老巢會商下一步的方略了。

  。

  那一陣地動山搖傳到不遠處的山洞中,震得洞頂撲撲簌簌、黃土直落,把火堆都直接撲滅了。

  朱秀衣和夏侯不破不禁相視苦笑,要是連帶著這里也坍塌了,他們就會成為史上最愚蠢的陰謀家了。

  歉意的看著滿身黃土、咳嗽連連的夏侯不破,依然一塵不染的朱秀衣,有些后悔方才為何要運功將落塵震開了。“三爺,咱們還是出去等吧。”

  “嗯。”夏侯不破點點頭,一邊拍打著身上的塵土,一邊往外走,不禁苦笑道:“好家伙,軍師到底備了多少斷龍石啊。”

  “呵呵……”朱秀衣走到洞口,眺望著遠處亂成一團的山嶺,淡淡道:“機關是原來就有的,我不過加了點料而已。”頓一頓,他壓低聲音道:“現在整條通道都坍塌了,就是先天真人也不可能逃出生天。”

  “這料可夠足的。”夏侯不破不由感慨起來。



  http://www.amzsqf.live/html/5/5521/38409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