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天機不如撿漏 > 第二十七章 小礫子被俘

第二十七章 小礫子被俘


  小礫子剛出府門沒多遠,就被人從背后一個手刀砍暈了。

  半夜,他悠悠轉醒。發現周圍有些陌生。

  他動了動,自己的手腳都被困住了。

  背后的人感覺到他醒了,立即道:“別動了,你掙不開的。”

  小礫子慌亂道:“你是誰?”

  背后的人又道:“你不必知道。”

  小礫子又問:“誰派你來的?”

  背后的人“哼”了一聲,并未回答。

  小礫子見他不搭理,便自顧自地睡了過去,反正抓他的人自己會來,他又何必擔心呢。

  背后的人見他沒了動靜,心里一慌,趕緊過來探脈息,發現小礫子只是睡過去了。

  ……心真大。

  刺眼的陽光射在小礫子臉上,他掙扎了一下,還是從睡夢中醒來。

  看外面應該是巳時了。

  屋內靜悄悄的,也不知道綁他的人出去沒,他喊了一聲,毫無動靜。

  看來是出去了。

  小礫子趕緊起身,看了看,發現桌上有個碗。

  他蹭著挪過去,用腳用力踹了下桌子,桌子一晃,碗卻紋絲不動。

  他又踹了幾下,碗還是不動。

  他轉移目標,又看到桌子下面一個石片,想挪過去拿。

  “唉,師弟啊——”屋頂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礫子一頓,立馬回道:“師兄啊——”

  “我就離開一天,你就被人抓了,實在有些丟人啊——”讓月嗤笑道。

  “師兄啊,是不是該幫我松綁啊——”小礫子轉過身來,看向屋頂,看不到讓月。

  “你跑了,怎么知道誰抓你啊,師弟就受回苦,說不定能有意外收獲呢。”讓月眨了眨眼。

  “師兄啊,你拿我當誘餌,被殿下知道了……”小礫子威脅他。

  “嗯……那我便先回府吧,這樣也可以早點幫他找到你。”讓月悠悠道。

  “師兄啊,我們同門之誼,不該見死不救啊——”小礫子讓步。

  “放心吧,等那個人露臉了,我會救你的。”讓月躺在屋頂,閉目養神。

  “師兄啊,我餓了。”小礫子又道。

  “……”讓月覺得自己就是勞碌命。

  小礫子也沒吃上東西,沒多久,綁他的人都來了,還帶了一個貴夫人。

  貴夫人用紗罩遮住臉,進門便看向小礫子,低聲道:“這就是那個小廝?”

  抓他的那個人回道:“是。”隨即走過來,將小礫子扶起,跪在貴夫人面前。

  小礫子看到那位蒙面夫人,暗自一笑,你竟自己送上門來。

  來人正是姚夫人,她知道三殿下傳召了王管家,便猜到齊子豫要問的事情,她可不能坐以待斃。齊子豫自然是動不了的,但是他身邊的人,她捏死他便如捏死螞蟻一般。

  “三殿下想調查的,我可不能讓他查下去了,你的死,就當是對他的警告吧。別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家殿下多事吧。”說完她手一揮,示意旁邊的人將他弄死。

  小礫子挑了挑眉道:“姚夫人何必呢,原是計劃周詳之事,現如今反而露餡了。殺了我,便是向殿下表明,你就是兇手。”

  姚夫人輕輕地笑了,一字一句道:“那又何妨,他抓不住我的把柄,何況,姨母是我的證人呢,我又何懼。”

  小礫子嘆息:“裘夫人不傻,該猜到事情的來龍去脈了,為了魏家,為了魏千源的才女身份,犧牲你一個外孫女算什么。”

  姚夫人臉色一變,隨即鎮定道:“姨母這么疼我,當然不會對我怎么樣,反而會為我的行為遮掩。”

  小礫子哈哈大笑,道:“可嘆夫人,我這小輩都能看清,你竟看不清。”

  姚夫人發怒,立即示意旁邊的人將小礫子掐死。

  讓月覺得時機差不多了,便跳了下來,鉆進屋內。

  姚夫人看到他大吃一驚,道:“你是誰?”

  旁邊的殺手沖了上去,與讓月過招。

  讓月自然不會把對手當回事,三兩下敲暈,便將小礫子帶回去了。

  至于姚夫人,自然被嚇暈了。

  “我道你昨天上哪了,原來當起了暗衛啊。”小礫子一邊跟著他,一邊笑道。

  讓月卻沒心思與他說笑,他急道:“快些,有人追我們!”

  小礫子收斂心神,連忙使出蓮步輕移的輕功,速度快了不少。

  但是人跑得再快,也不及馬快。

  這次來了十幾個殺手。

  “你們是死衛?嘖嘖,看來為了殺你,別人下了血本。”讓月冷笑道。

  “……”小礫子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不高興,居然有人這么看重他的命。

  “少廢話。”為首的死衛立即沖了上來,他們用的是刀,大開大落,招招狠厲。

  小礫子只能靠輕功躲開,他出府的時候匆忙,壓根沒帶迷藥。

  讓月護著他不好伸展,只能被迫防守。

  這些死衛壓根不怕死,劍砍在身上似無所覺,使刀的力道絲毫未減,反而因為疼痛打得更加起勁。

  “師弟啊,看來只能讓你先走了。”讓月微笑道。話剛說完,他將小礫子用力一托,將他推上馬,再用力拍下馬背。

  馬紋絲不動。

  小礫子尷尬地望著他。

  讓月不假思索用劍一劃,馬一聲吃痛,奔騰起來。

  死衛想追,讓月擋住,道:“月還在,你們別想走了。”

  沒了小礫子,他自由肆意許多,輝月劍一挑,一道月輝揮灑,劍氣直逼死衛的胸前。

  他靈活躲開一死衛的下腹攻擊,隨即劃出二道月輝,直取那人的脖頸。那人悶哼一聲,隨即倒下。

  讓月突然想起小礫子并不會騎馬,立馬跳上馬,想追上小礫子。

  馬快速奔騰起來,死衛也緊緊跟上,他們又在馬上過了數招。

  讓月從未如此狼狽,一邊躲閃又一邊拉住韁繩。

  他一個倒掛,用力揮劍將最近的馬蹄子劃傷,馬吃痛跪倒,馬上的死衛順勢一跌,翻身過來,跑著追他。

  讓月又接連放倒幾匹馬,然后回坐馬身,專注地騎馬。

  身后還有六個死衛死死糾纏。

  不久他便看到了小礫子的身影。

  小礫子覺得自己不死也快脫力了,他都快被馬顛下,死死地抱住馬背。

  讓月立即追上幾步,略施輕功,坐上小礫子的馬。

  “師兄啊,拖累你了。”小礫子愧疚地望著他。

  “我幫你都是有償的,記得還我。”讓月笑得人畜無害。

  “……”小礫子覺得什么同門情誼真就是浮云,他都已經被齊子豫剝削得身無分文,如今又背上了巨債。

  “是條路總會有盡頭。”讓月嘆息道。

  前面正是斷崖。


  http://www.amzsqf.live/html/28/28794/5082559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