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痕碎 > 第三十一章 又一位三少爺

第三十一章 又一位三少爺


  “若是我不去,誰去?”玄老爺嚴肅正經,思來想去,都是沒有辦法,“若是別人去了,一來我主動推諉,忤逆了圣意,而來若是別人將此事辦妥了,榮耀嘉獎都與我玄府無關了。”

  “父親莫急,此時還需從長計議,皇上命您去找尋寶藏,可有說何時出發?”玄仲也面色陰沉,但同樣鎮定。

  “說月末是最后的期限,命我好生準備。月末最后一日,會有皇上派來的人接我。”玄老爺說著,摸起了胡須。

  門外一個身影聽見了他們討論的聲音,此人正是五夫人。

  這件事對她來說原本無關,但是聽了這么許久,倒是令她感了興趣,轉頭她便往四夫人住處趕去,準備找四夫人商量一番。

  這玄昃房內鴉雀無聲,他依舊像是睡著了,沒有動靜,而李凌霄也在旁守了很久,沒有異常。

  恍惚之間,這幾日竟然平靜地過了,誰也沒有再來找玄昃的麻煩,也對過去的事情絕口不提,玄若寒的傷勢果然已經好了,看起來除了皮膚稍微有些紅以外竟然看不出受過箭傷。

  “李少俠,”玄若寒穿起衣服,表情溫柔禮貌,“多虧你的醫術高超,我才竟然不到七日,就已然痊愈了。”

  李凌霄不想客氣,卻也回應:“過獎,是大公子身子骨好,才恢復得快。”

  “還是說這般見外的話,”他輕笑,“來我們府上也數日了,不知李少俠可適應了這里的生活?”

  “見外的話可是大公子先提的,至于生活,就這樣,生下來,活下去,沒有什么好適應不適應的。”她收拾好了東西,起身要出門去。

  “這就要走了?去看玄昃?”他三步并作兩步走過來跟上,生怕落在后面,手上系帶子的動作卻沒有停頓。

  “是,大公子不必著急,既然要一起去,那便一起。”她動作放慢,等著他。

  玄若寒看她竟然體貼,便心里感到一絲暖意。

  兩人一路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大多數是些雞毛蒜皮無所謂的話,比如有沒有愛吃的東西,在府上住的感覺如何,要不要增派些丫鬟小廝云云。

  說著就又要經過那小花園,到玄昃的住處去。經過這里,李凌霄突然想起了那個小童,自從那次看他追著蹴鞠以后,就沒再見到過他,也不知道同樣作為少爺,這小童是不是不愛出門,連自己的兄弟們生了病受了傷,也不曾來看望過。

  “你們府里的公子小姐們關系都好嗎?”她也沒什么話好講,聊起了這句。

  “李少俠覺得呢?”玄若寒明知道答案,卻想聽聽李凌霄的看法,“不知道從外人眼中看,我們玄府的兄弟姐妹們關系如何?”

  “想聽實話還是假話呢?”她沒看他,經過小花園時一瓣花瓣飄落下來,落在她面前,她伸手接住了它。

  “自然是實話了,假話這種東西,有何人愛聽呢?”他瞇眼笑著,卻感覺沒有多少溫度。大概她也不會說實話吧,許多人總是問想聽實話還是假話,而這個問句不過是為了自己下一刻開始說的假話聽起來更逼真而已。

  “你們關系不好。”她看著他,“至少,大多數人關系都不好。”

  “大多數?你的意思是還有一部分人關系好嗎?”他也看著她。

  “你應該知道我指的是誰和誰吧。櫻凝姑娘和二公子看起來關系不錯,其他人看起來,都不怎么樣。”她不看他了,“有誰知道自己的兄弟受傷了以后會不關切也不看望一下呢?”

  “看望,這或許也能是表面行為。”他不贊同她的說法,“若是在人受傷臥病之時,看起來心誠意切地帶著東西去看望,那看望之人就真是真心希望受傷之人好的嗎?受傷之人會感到開心,認為自己被重視嗎?”

  “也許不是,但我認為在貴府這樣家教嚴明的府邸,哪怕是裝也會裝一下吧?可你跟二公子,似乎都只有櫻凝來看望過。”她說的是實話。

  “這就麻煩了,好像李少俠說的有理啊……那為何還要問我,不是旁觀者清,已經知曉了嗎?”他又笑起來,多了幾分坦然與輕松,看樣子這些勾心斗角的東西對她來說沒有多大意義,也就不用太過在意。

  “嗯,我就是沒有話聊了,隨便問問。”她都不看他,表情平淡,“到了。”

  二人已經站到了玄昃的房門口。

  還沒開門,門已經吱呀一聲被從里面打開了。

  門內站著的開門的人,竟然是前幾日還渾身是傷躺在床上的玄昃,這點讓玄若寒沒有想到。此時的玄昃一身白衣,看起來精神百倍,看不出是前幾日還躺在床上的病人,除了唇色還不夠紅潤之外,沒有異樣,就是渾身透著一股冷冽的氣息。

  “二弟,你恢復了?”玄若寒驚訝道,自己也是不過這兩日才恢復如初,對于許多人來說,受箭傷還能七日之內恢復如初已是奇跡,玄昃渾身是傷,聽說傷口已經惡化嚴重,沒想到才幾日的時光,竟然如同常人,看樣子李凌霄的功勞可真不小。

  玄昃點頭,也并不寒暄:“我恢復了,于大哥而言,并非好事?”

  “說什么話,大哥與你雖然從小就不算親昵,可大哥對你并無反感,你能恢復自然是大好事。”玄若寒笑著,“我們兄弟二人好得如此快,還要托了李少俠的福。”

  “不敢當。”李凌霄站在旁邊,也不居功自傲。其實玄若寒的傷勢可以說是完全她的功勞,可是玄昃為何能好這么快,實在是匪夷所思,可她也沒找到其他的原因,一切都是按她的方子來,卻能幾日之內就好,她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那二弟現在如何?身上可還有傷?你不知道李少俠的厲害,我身上的傷都沒有痕跡了。要是讓那些姑娘家知道了,身上有個疤痕印記的,豈不全上我們玄府來要人了。”玄若寒笑著。

  “見識過了,我身上的傷口也愈合如初了,的確該好好感謝李少俠。”玄昃看向四周,發現一個小丫頭正急忙退出他的院子往別處走去,“我們也別站在這里了,都去花園里逛逛吧,我回來到現在還不曾好好逛過。”

  三人往小花園走去,玄昃不緊不慢,還命人端了茶水糕點來,圍坐一石桌幾側,看他的深情,仿佛在等人一般。

  “二弟可是在等誰?”玄若寒眼尖。

  “無人可等。”玄昃并不松口,隨手將茶盞放在桌上,“大哥多喝些熱茶,你我兄弟二人皆大病初愈,同病相憐,應該一同多暖暖身子,再進補一些東西。”

  李凌霄插不上話,也不想插話,這類兄友弟恭卻虛情假意的戲碼對她而言沒有任何可觀之處,百無聊賴地拿著瓜子磕著。

  “李少俠,不如吃點蜜餞。”看到了她的反應,玄若寒關切起來,“這桂花味的蜜餞乃是櫻凝往日最愛,想來既然覺得舍妹不錯,應該是愿意嘗試的。”

  “你真對櫻凝感興趣?”玄昃抬眼看她,表情里有些疑惑,“之前我跟你提起,不還說自己配不上?”

  “什么!!你竟然對櫻凝感興趣?!”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眾人回頭一看,竟然是之前踢蹴鞠的小童子----江少爺,玄于江。

  “哈哈……小兄弟,很可愛啊,”看到他李凌霄就想起了自己在長生門的小小師弟們,也有他這般還不及腰高奶聲奶氣的小家伙,他剛好跑上前來,她便伸手把他抱在了腿上,“要吃這個蜜餞嗎?說是你們府櫻凝姑娘最愛了。”

  氣氛突然變得奇怪了起來,玄于江臉欻地紅了,掙扎著要下來,她便放任他下來,自己拍了拍衣服。

  “你竟然敢抱我!你知道我是誰嗎?!”玄于江面紅耳赤,奶音中充滿了憤怒。

  “你是江少爺嘛……”她不明所以,只當是小孩子貪玩。

  “李少俠,還未正式介紹……”“這是我們府的三少爺,玄于江。”玄若寒笑得尷尬,正想要解釋,卻被玄昃搶先一步介紹了。

  “啊?”李凌霄瞪大了眼睛,“三少爺?三少爺不是那個將軍嗎?怎么有兩個三少爺?”


  http://www.amzsqf.live/html/28/28790/5100919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