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痕碎 > 第三十四章 一起泡溫泉?

第三十四章 一起泡溫泉?


  原本的計劃,是五夫人提的,四夫人支持,而后取得了玄姥爺的同意。盡管如此,一切的執行,卻全權交給了五夫人。五夫人向來是不喜歡玄昃,自然沒安好心。哪能準備什么好東西?

  一行人跟著魏公公和拂晨,送他們到門口以后,又行了不遠,到一個小館門前的小攤,一個小廝放下手中的茶碗,趕緊從桌前站了起來,走到眾人面前,行起禮來:“小卓子公公。”

  “嗯,免禮吧,這位就是此番護送您的侍衛,”小卓子公公轉頭向玄拂晨介紹,又回頭叮囑小廝,“這一路上你可得好好照顧玄少爺,若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也就別回來了,知道了嗎?”

  “是是是,小的明白。”小廝往他身后看,發現人來了這么多,卻沒帶行李,有些摸不著頭腦,“這……現在是要動身了嗎?還是做啥?”

  “請問公公,為我家弟弟準備了些什么物件嗎?還是就這一人護送,徒步去辦事,未免也難度太大了。”玄若寒并不知道五夫人的計劃,所以不知道五夫人準備了什么,只看到了一個小廝,難免擔憂。

  “這位大人誤會了,哪能只有我一個人啊,當然還有其他的東西啊,諸位跟我來,”小廝賠著笑,帶他們到旁邊的一輛小馬車邊,掀開簾子給他們看,“這車上就是皇上給少爺準備的物品,吃的穿的都有著呢,還有一個箱子,里面是路上方便打點的銀子,雖然東西不算豪華,但也算是充足啦,大家放心便可,小的可是奉命行事,一定會照顧好少爺的。”

  馬車內的東西都堆放在里面,不太寬敞豪華,但是好像東西挺多的,都包裹著,看不見是些什么,既然這么多,應該是不錯。

  “各位,東西呢,也瞧了,馬車呢,也看了,這侍衛,也見過了,皇上交代即刻出發,恐怕不能久等。該說的話,為了讓各位放心,小卓子在此還是要說清楚,皇上考慮此次行動隱秘,需要低調,越低調越方便,所以安排這小馬車,也只派了一人。但這侍衛本領高強,還是能保護拂晨少爺的,大可不必擔憂。沒有什么疑問的話,拂晨少爺上馬車換身車里的行頭,就出發吧?各位也請回吧,我將他們送出城,就回宮復命了。”小卓子下了最后通牒,眾人也沒什么好阻攔的,便都退到一旁,準備目送他們離去。

  拂晨站定,回頭深深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玄府,神情復雜,深呼吸了一口,掀開簾子上了馬車,侍衛也上了小馬車,牽起韁繩做好了準備。小卓子則上了另一輛大馬車,一個車夫與幾個侍衛靜候在側。

  一大一小兩輛對比鮮明的馬車緩步前行起來,拂晨的馬車窗簾被掀開了一個縫隙,和他們擦身而過的時候,他看向櫻凝的眼神里滿是哀傷與不舍。而馬車的方向卻與玄府相反,距離越來越遠,直到消失在視線之中。

  “好了,我們回去吧。”玄昃轉身向玄府走去,沒有留戀。

  幾個平輩這才向玄府歸去,一路上眾人無言,明明只有不遠的幾十步,卻像走了很久,變得很長,各人心中自有所想。

  到了大廳,四夫人和玄老爺已經不在廳中,言笑與言心相伴而坐,喝著茶。看他們回來了,言笑毒舌起來:“呦,回來了?這么快就回來了?不多演一演血濃于水兄友弟恭的假戲份了?”

  言心輕輕碰了一下她的手肘,她卻并不收斂,聳肩道:“行行行,不讓人說就算了,平日里不相往來形同陌路,這會兒倒是親密起來,哎喲我舍不得你,你舍不得他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還是四娘倒霉,本來這計劃……”

  “咳咳……言笑,我們該回房了,明日花燈節,你的香囊繡好了嗎?”言心打斷了她的話,言多必失,言笑差點當眾說錯話,讓她捏把汗。

  玄若寒卻聽見了那半句話:“什么計劃?”

  “沒什么,言笑是想說本來這計劃著花燈節能讓拂晨去燈會上邂逅一段良緣,可惜現在……哎……”言心倒是聰明,很快就圓了過來,聽起來還毫無破綻,玄若寒便不再問。

  “我們也走吧。”玄昃不感興趣這些事情,也不想多跟言笑姐妹相處,話不投機半句多,直接走出正廳,往小花園走去,準備再過會兒也回房間去。

  李凌霄跟了過去,別人的家事,再是錯綜復雜撲朔迷離,她也不太想參與。玄若寒見狀也跟了過去,玄于江也緊隨其后,剩下玄仲站在原地,櫻凝也回了房去。

  “什么情況?”坐定到了小花園中,李凌霄打破了沉默,“為什么你們都好像知情一樣,沒什么反應?什么金光什么寶藏,我怎么不知道有金光?”

  金光降府,一定是有什么異常,李凌霄應當能感應才對,卻沒有感應到。

  “沒有什么金光,一切都是那個女人設的局唄!”玄于江聲音稚嫩,樣子也小,用個乳臭未干的小孩兒的聲音說這般成熟的話,還是讓人不能適應。

  “你怎么知道?”玄昃凝視著他,想看他有什么反應,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不認為玄于江會被告知這件事情。

  玄于江一臉得意:“這還不簡單,那五夫人最開始那副嘴臉,又狗腿又得意,還興奮得不得了,一看就是有陰謀,四夫人的話,倒是好很多,但也跟著附和,應該也是知情。看起來他們主動問是不是在南側偏殿找到的東西,應該是沖你來的唄,只是鬼知道為什么害人不成反害己,拂晨居然成了中招的,也是倒霉得夠嗆,這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四夫人居然做得出來,真蠢。”

  “沒想到你還挺聰明?”李凌霄有點佩服,“可是這也不對啊,這不是皇上派人來的嗎?跟他們有什么關系?他們還能控制皇上不成?”

  “你還沒有我弟弟聰明啊……”玄若寒笑了,“他們不能直接控制皇上,可是他們能設連環套,想辦法讓皇上做點事情。畢竟皇上的喜好他們都很清楚,想做什么他們也不必猜來猜去,可能是做了什么,才讓一切按他們想要的進行。”

  “可是為什么沒有害成玄公子?”李凌霄還是不解,計劃周全,心思縝密,他們為什么會出漏洞呢?

  “是不是你搞的?”玄于江盯著玄昃,葡萄般水晶的眼珠子咕嚕嚕轉悠,“難道你會移形換影?貍貓換太子?還是讓那群太監魔怔了用了障眼法?”

  對于他的猜測,玄昃并不打算回應,反而站起身往自己住處走去:“別猜了,都不是。我要回去了,乏了。”

  “你不吃飯嗎?”李凌霄提高音量沖他背影喊話,卻換來他的一擺手。

  “真是個怪人。”玄于江嘟囔,“你們吃嗎?我叫人弄點到這兒來,花園里吃點吧,大廳里堵得慌,懶得去。”

  李凌霄點頭,玄若寒也說:“吃吧,不吃飽可不能以防萬一,這事那事的全是突發狀況,實在難纏。”

  下人們端來了一些飯菜,不大的小石桌很快就被占滿了,他們慢悠悠吃著,也不怎么說話,直到吃完了,下人們收拾東西了,才有人說話。

  “明天花燈節,你們去嗎?”玄于江問道,嘴里還嚼著餐后的點心。

  “李少俠去嗎?”玄若寒看向她。

  不知道為什么,自從那次玄若寒說她像女子,她就總感覺玄若寒看她的眼神不太一樣,但她不確定。

  “去,為什么不去?聽貴府的言心姑娘說的話,明日應該很熱鬧吧?既然能結緣,我當然要去。”她挺起胸膛,裝作感興趣的樣子。

  “你?去結緣?”玄于江打量她一番,“我以為你是女扮男裝呢,你還去結緣,你可知道這花燈節是去和姑娘結緣的?”

  “你才女扮男裝,我堂堂男子漢,行走江湖,怎么可能女扮男裝?那不早就被識破了?”她嘴硬,氣勢可不能輸。

  “我不信,雖然你胸前空空如也,但我明明覺得你身上有股女子香,難道你還抹香粉,是個……?”玄于江直視她打量,卻表情逐漸糾結,“不是吧?你那么……”

  “是個正常人,正常男人。”李凌霄站起來,“再亂說,可莫怪在下翻臉!”

  為了增加幾分生氣的可信度,李凌霄凝神聚氣,劍現于手中,在光線的折射下泛著冷光。

  “喂!你怎么生氣就動刀動劍啊?!你不是女的那……”想到了什么,玄于江得意起來,“你今晚敢跟我們去溫泉嗎?你也到府里一陣了,大哥和二哥回來了以后也沒去過,該去泡泡解解乏,去去晦氣,也不遠,咱們府里就有,敢去嗎?不敢去你就是女人!”


  http://www.amzsqf.live/html/28/28790/5094320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