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痕碎 > 第一章 玄府易主

第一章 玄府易主


  母親終于是撐不住,死于惡疾。玄昃跪于靈前,久久不愿起身。他的兄長弟妹都過來安撫,他卻依然難以振作,郁結胸中。

  “二哥,”身后的房門被人推開,是櫻凝,二夫人的女兒,玄昃的妹妹,“我叫廚房準備了一盅燉品,是些清爽的吃食,二哥素來怕膩,所以這些都是清爽的口味,二哥還是起身去吃點吧?”

  玄昃轉頭看,櫻凝嘴角雖然帶著友好的微笑,但擰著的眉頭卻出賣了她的心疼。從小到大櫻凝都是玄昃的小尾巴,跟在后面寸步不離,將他視為自己的偶像,在她心里,腹有詩書氣自華,勝過舞刀弄槍的粗鄙之人。

  玄昃搖頭,他心中不快,悲愴不已,人終有一死,但母親的死仍然讓他難以釋懷。也并非沒有人對他好,但母親卻只有一位,一直跟母親說,等自己高中狀元讓她開心一番,卻還未到時候,母親就離去了,他只恨自己去年因身體羸弱不堪而病倒,未能按時參加考試,錯過了機會。否則母親或許還沒離去,就可以看到他金榜題名。

  “二哥,你這身子骨本來就不太好,生病的次數比我這女子還更多,若是不趕快進補,怕是要撐不住的。”櫻凝看在眼里,心疼得緊,府里哥哥眾多,但玄昃最是溫文爾雅,安靜內斂,仿佛天生仙風道骨,不食人間煙火。但人畢竟是人,可不能真的水米不進,坐化登仙。

  “櫻凝!”玄昃正要回答,卻被來人打斷,他回首一看,竟是拂晨,玄府四夫人的兒子,排行也恰好第四,比櫻凝大些。這拂晨向來與他不合,一副傲慢勁兒,即使是玄昃的母親大夫人——南云夫人過世,他也不曾關心過一點。這靈堂設在后院南側偏殿,十分清凈偏遠,他就更不會來,今日出現在這里,不必多說,一定是因為櫻凝了。

  “櫻凝!你果然是在這里,”拂晨一瞥跪在地上的玄昃,一臉不屑,看向櫻凝時卻柔和百倍,“我母親給我準備了一些吃食,是前陣子皇家御賜的上等美味,其中更是有可以讓女兒家吃了變得更美的金縷桃膠,我特意來尋你,沒成想你的丫鬟玲瑯說你不在房中也不在花園,我便想起你或是跑到了此處。果不其然,你在這窩囊廢這里。快隨我回去,不然金縷桃膠涼了可就泛腥了。”

  櫻凝低下眉睫,有些不悅:“四哥,你怎么能說這樣的話,大夫人才離世,二哥在此處盡心守孝,你何必出言侮辱他?”

  “我……”拂晨一時語塞,緩了緩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叫你快去吃那金縷桃膠啊……”

  “桃膠桃膠,你就知道桃膠,”櫻凝走到他面前,直視著他,“四哥要是不舍得那御賜桃膠,自己吃了便是,何必跑到這里來,擾人清靜。我到此叫二哥去吃東西,他也不肯,孝順為先,但四哥你卻為了區區桃膠,在這里出言不遜!”

  “哎喲我的好妹妹,我我我……我錯了行不?”說著,拂晨便要伸手拉她,卻被她一下躲過,“聽四哥說,這桃膠,可不是凡品桃膠,好歹是金縷桃膠,聽說得到那斷靈崖才能采得些許,這金縷乃是集了斷靈崖的山中靈氣形成的東西,若是吃了,能膚若凝脂吹彈可破,對身體也是極好的,好多人想尋還尋不到呢!”

  “既然如此,”玄昃開口,“櫻凝你便跟他回去吧,金縷桃膠,聽起來也不是凡塵俗物,定然金貴,還是快吃了吧。”

  “可是二哥……”

  “別可是了,櫻凝,”他看著櫻凝,目光柔和,從小到大都是如此,“快去吧,乖,二哥在這兒待著挺好,過一會兒天黑了,你女孩子家家,沒帶侍女過來,路不好走,快去吧。”

  猶豫片刻后,櫻凝嘆了口氣,轉身要出門,到門口時還是不放心,稍作停頓,回過頭看玄昃:“二哥,我為你準備的吃的一直都在,你若是餓了乏了,可以隨時叫我,我若是歇息了,可以叫玲瑯給你端。”

  玄昃聞言點頭,沒有回頭看。拂晨跟著櫻凝出了門去,沒有絲毫停頓。

  斷靈崖的金縷桃膠嗎?看樣子十分難得,才會成為皇家御賜的珍品吧?遺憾母親已經不在了,否則他一定會前去給母親采摘一些,母親在世時,容顏絕美,形容溫婉,是許多女子驚羨的對象,可惜現在不在了。

  曾經玄昃一直以為父母情深,父親曾主動允諾母親,此生只愛她一人,可后來借著父母之命朝廷指婚,父親迎娶了許多夫人,家里一直對南云夫人不產子嗣詬病不已,這下借著朝廷的指婚,更是冷落了她。而為人溫和的南云夫人只能掩面嘆息,表面上還對這些新娶的女子親切不已,不能表示半點不滿。

  也是這樣,南云夫人在家的地位逐漸空有其正室之命,其他夫人如三五房,都對她不屑,根本不放在眼里。這南云夫人患病在身后,久病不愈,更是遭人詬陷說是不詳之人妖魔纏身,被關在房中不許出門。玄父更是花天酒地,時常不歸。

  在南云夫人終于逝世后,不消幾日,竟然八抬大轎以主母之姿,將新夫人趙清蕓娶進門,靈堂未撤而紅綢高掛,不顧市井議論,行洞房花燭。玄昃與其他兒女憤懣震驚,但其他房夫人則人人自危,不敢言語。

  想到母親經歷的一切,玄昃內心有恨,恨自己一事無成,恨父親朝三暮四,一時間覺得世間男子皆為獸類,不能從一而終,怕自己也是如此,更是一世不想娶親。

  正想著過往種種,頭上瓦片似有異動,他還未抬頭,一行人黑衣而降,刀劍便架在了脖子上。

  “你們是誰?”他抬眼看那行人,發現都黑布掩面,不能認出。

  “我們是誰?我們是誰你都不用知道,知道了也沒什么用。”在這群人身后的一位黑衣男子徐徐開口,語氣傲慢冰冷,“我們只負責拿錢消災,還以為是什么大有來頭的人,居然要我們派出十人,看起來卻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都說百無一用是書生,這話不假,你看你一襲孝服,倒是與世無爭的樣子,可保命都是問題。”

  “是誰派你們來的?”玄昃聽慣了這些話,沒什么波動,只想知道自己得罪了誰。

  “是誰?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聽他這話,玄昃以為會見到事主,正要開口,卻聽得那黑衣頭領繼續說:“等會兒去那迷魂凼,你也就命不久矣了,看看你死后變成了孤魂野鬼,問問你那死去的老娘知不知道是誰派我們來的吧!哈哈哈哈哈……”

  一陣調笑之間,黑衣人已經做了手勢,下屬將他打暈扛起,他沒了知覺。


  http://www.amzsqf.live/html/28/28790/4963560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