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痕碎 > 第十四章 重返玄府

第十四章 重返玄府


  第一次御劍,卻并非自己主動的,而是被李凌霄帶著,這卻并不影響玄昃的感官。有種失重的感覺,不受自己控制,看著腳下的畫面不斷縮小,然后升入云中,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就在并不久之前,他還是個普通人,過著普通的生活,現在卻經歷了說不清的種種,讓他無法再平凡。說來卻可笑,以往的所謂“普通”,卻是因為自己看不見丑惡的真相罷了。

  并沒有過特別久,仿佛也就一兩個時辰,他們就向下沉去,他看向李凌霄,李凌霄沒有回頭,仍然一只手拽著他,一只手比著固定的手勢。直到慢慢地在一個小巷里降落,巨劍隱去,兩人終于腳踏實地,李凌霄才松開他,語氣平淡:“玄公子,我們到了。”

  這個小巷子他不太熟悉,但是二人出了這里以后,他馬上就認出了這里,這是離家僅數百米遠的地方。

  “我想我們直接降落在府里會不太好,畢竟江湖修道之術,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們從這里徒步回去吧。”李凌霄的考慮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周到而細致。

  二人一前一后地在街上走著,嵐城畢竟繁華,二人的裝扮雖然正常,卻都一身傷痕血污,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側目。

  這樣的側目,直到他們到達了高懸著“玄府”二字的牌匾門下,變為了驚詫的注視。

  “二……二少爺!二少爺回來了!來人啊!二少爺回來了!快稟報夫人!”門口的小廝一見他們,馬上情緒激動起來,轉身就往府里跑去,跑得踉蹌不已。馬上就許多人不斷出現在他們視線當中,有議論紛紛偷偷觀察的下人,也有其他房的夫人或子女。

  這二少爺,還真是受歡迎。李凌霄從小也沒有見到過這么大一群人對一個人的出現有這么大的反應,就算和師父以前外出回來,也不會這么大的動靜。

  她用余光看向玄昃,卻發現玄昃面色并不好看,好像是很不高興,這才反應過來,之前他一直沒說他為什么一個人在迷魂凼附近,難道和家里人有關?

  “哎喲!玄昃!你回來啦!”三夫人湊上前來,看起來殷勤得很。這三夫人長了一副憨厚的皮囊,看起來就像是淳樸的鄉野婦人,即使從侍女變成了三夫人,看起來也沒有心機的樣子。玄昃皺起眉頭,或許就是因為她這副沒有危害的樣子,才讓母親和父親一直被蒙在鼓里,也讓自己小時候開始就對她沒有提防。可現在知道了她和四五夫人的所作所為,只會泛起一陣陣的厭惡與惡心。

  “二哥!二哥你回來了!”櫻凝在下人的攙扶下小跑過來,她的母親二夫人正在她身后不遠處,一副擔心的樣子看著櫻凝。

  不知道櫻凝這段時間發生了什么事情,整個人都沒有血色,走起路來如弱柳扶風,搖搖晃晃,軟弱無力。

  “二哥,”她終于走到了玄昃面前,眼中的淚水簌簌直落,“二哥你終于回來了,那日我回房后就不見你,也不知道你去了哪兒了,在你房間找到了一封遺書,似乎出自你手,說你要隨大娘去了。我很害怕,我知道這不是真的,就算全府上下都沒有人懷疑,但我相信你是斷然不會做傻事的。可是你渾身上下這是怎么了?為何滿身都是傷?”

  看到櫻凝這樣,他心頭有些軟,櫻凝是家里對他最沒有惡意的人。他知道櫻凝是不會說謊騙他的,看見櫻凝步履不穩,他趕緊扶住她,輕拍著她安慰:“沒事的,櫻凝,二哥不是回來了嗎?”

  櫻凝搖搖頭:“可是你不好,你渾身都受傷了!很嚴重!你看,這兒,這兒,還有這兒,怎么全是血痕,還有你的脖子,這……”

  “櫻凝啊,”五夫人的聲音突然傳來,玄昃聞聲看去,五夫人正扶著四夫人走來,二人看起來仿佛姐妹情深一般,拉著挽著的,“你二哥都說了沒事了,你就不要擔心了。他只要好好地回來了就好,你看,這下他想開了回來了,就是件好事,以后他是不會再自尋短見了。況且這男兒身,不說要以身報國,做什么忠烈之事,受一點小傷一定是沒問題的,這年頭男人身上沒點傷,還能叫男人嗎?那和小白臉有什么區別?”

  “五娘你!”櫻凝被氣得咳嗽起來,說不出話喘不上氣,玄昃趕緊拍著她的背,替她順其。

  “五娘說得正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確實身上應該有點傷。這還要多謝五娘和四娘呢。”玄昃漫不經心,眼里卻平靜下來,沒有溫度和感情。

  聽到這樣的話,五夫人臉色馬上就變了,有些驚慌,聲音也尖銳起來:“胡說什么呢!什么還要多謝我和你四娘!關我們什么事!明明是你自己……”

  “妹妹,我看你是太擔心昃兒,以至于慌亂起來,胡言亂語了吧?”四夫人和五夫人不同,是個見過大場面的人,即便聽到剛才的那些話,也處變不驚,依舊撥弄著手上的佛珠,“上天與眾神明都是仁慈而博愛的,咱們昃兒也不是壞人,一直以來不爭不搶安靜本分,難得因為忠孝而走了極端,也是會得老天庇佑的。”

  “是是是,姐姐說得是,我剛才腦子亂轉個不停,全是擔憂著二公子,也就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了,”五夫人見臺階就下,也怕再惹事,干脆把話題往別人身上引,“二公子啊,你可不知道這櫻凝為了你受了多少苦,近日來茶飯不思的,又是以淚洗面,睡也沒睡幾個時辰,還感染了風寒,可受罪了。這不說,還讓你拂晨弟弟也擔心呢。”

  “拂晨?他擔心的恐怕是櫻凝吧?可不會把我放在心上。”玄昃語氣冰冷,沒有說更多的話,反而扶著櫻凝:“我們進去吧,別受了涼就更嚴重了。”

  走了幾步,他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似乎在饒有興致地打量著每個人的李凌霄,有些不悅,咳嗽兩聲:“李少俠,你也跟我進來吧。”

  李凌霄聞言,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無視其他人,大搖大擺地進了玄府。

  五夫人在后面叫囂著:“嘿,二公子!咱們這是玄府!這可是玄府啊!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去的,怎么什么人都往里帶啊!別是什么壞人,污了我們府的名聲,或是手腳不干凈啊!”

  玄昃沒有搭理她,李凌霄自然也就沒有搭理她,是別人遭到這種對待可能會生氣,但李凌霄不這么做,因為她認為本質上來說,遭受這樣對待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玄昃,是五夫人對玄昃不滿,所以會對玄昃帶回來的人不滿。帶誰回來都不重要,不滿的是玄昃帶人這件事。

  見他們將她視為空氣,五夫人氣得就要跺腳,四夫人看在眼里,不緊不慢地也抬腿往里走去:“我們再怎么說也是個大戶人家,你何必出言奚落羞辱,恐怕有失身分。”

  這下五夫人蔫兒了,無話可講,轉頭看向周圍的下人,下人們都低著頭,沒有半點動作,她卻依然大聲吼著:“看什么看!一群沒用的東西!連個外人都攔不住!”說罷,也氣呼呼地朝里走去。

  當玄昃扶著櫻凝經過小院時,看到有幾個人在注視著這里,小石桌旁有兩個少女,看起來和李凌霄差不多的年紀,也就是十六七歲而已,卻打扮成熟,一個雖然成熟,但是清麗,另一個則庸俗,姹紫嫣紅的樣子。這兩個人是五夫人的雙胞胎女兒——言心和言笑。兩個人捂著嘴笑著,不時竊竊私語,眼睛看著這邊,不知道在討論些什么。

  而亭子里站著一個男子,臨風而立,背著雙手,看起來比玄昃年齡大,因為離得較遠,只看到他身形高大,看不出他的樣子和表情。這個人是被六夫人從外面帶回來的大公子——玄若寒。

  這幾個人都看著這邊,卻不過來,也不行任何禮,讓李凌霄覺得奇怪。看樣子,是玄府里的人關系都不好吧?可櫻凝姑娘卻是真心要關心玄昃,否則不會因為他而哭成淚人了。

  “別東張西望,快跟緊。”玄昃在前面,扶著櫻凝,并沒有回頭,卻像身后有眼,發現了她在觀察。

  “站住!”一個聲音粗厚的男人帶著幾個小廝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二公子,大夫人有請!”

  玄昃動作停了下來,面色不太好看:“大夫人?”

  “是,大夫人,不是您的母親,而是清蕓夫人。”那人眉眼間全是奸猾,“公子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看樣子,來者不善。


  http://www.amzsqf.live/html/28/28790/4934228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