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星痕碎 > 第二十九章 識破

第二十九章 識破


  在玄若寒那里耽誤了一陣子,是時候回玄昃那里看看情況如何了,李凌霄這么想著,也一步步接近了玄昃的小院。

  剛到玄昃的小院入口,就見到一眾丫鬟圍在門口,她心里一沉,覺得不妙,這玄昃的小院果然是半步也離不得,一會兒不在就能出問題。

  三步并作兩步,趕到小院門口,春元混在丫鬟中間,看見了她:“李少俠!你回來了!”

  “怎么了?”李凌霄一面伸著脖子瞧院子里,一面問。

  “你不是去給老爺請安了嗎?見著了嗎?老爺當時可有異樣?”春元的擔憂都寫在臉上。

  “請安?哦,我是去打了招呼了,他叫我走了,我也就走了。至于異樣,我第一次見你家老爺,談不上什么異樣不異樣的。是出了什么事了嗎?”前面的人太多,她只看見那邊門口有幾個丫鬟有點眼熟,似乎跟著誰一起出現過,其他的就沒印象了。

  “今日你去見老爺了之后,沒多久老爺就來了,還帶著四小姐和五小姐,”看李凌霄皺著眉頭,春元立刻明白了她還沒弄清楚家里所有的人,“哦,也就是言心小姐和言笑小姐。”

  “那豈不是來者不善?后來如何?”

  “他們進了二少爺的房間,就把我趕出來了,讓我沒有命令暫時不得入內,我也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二少爺還有傷在身,這般三番五次折騰,一定是不能安寧了。”春元嘆氣,“我以前在別家做小姐的時候,也不曾遇到這么多事情,雖然我也有幾個姨娘,但是我也不曾受過如此待遇,還在養傷,周圍的人就整日找事情,哪里像在家里,簡直如同煉獄。”

  春元說得沒錯,是誰也受不了這樣被擾清凈。

  李凌霄想了想,這事不能袖手旁觀,既然曾經救過玄昃,至少也得讓他痊愈:“我去看看。”

  “那李少俠要小心。”春元叮嚀,這一家子都不是好惹的,她作為下人,看得一清二楚。

  李凌霄點點頭,扒開人群向玄昃的屋子走去。

  “你不言不語是何意?”還沒靠近,就聽見玄老爺威嚴的聲音,充滿震懾力地響起。

  “爹爹!您看!”玄言笑尖酸刻薄而扭捏作態的聲音響起,“我說了他根本不把長輩放在眼里,您還不信!他壓根兒連您的話都不肯答!現在害我母親臥病在床,他倒是一點歉意也沒有,還躺在這里跟個大爺一樣,我們玄府怎么會出了這種弒母殺親的殘忍兇手!”

  沒有聽見玄昃的回答,他依舊還是沉默。

  “玄老爺,”李凌霄走進了房間,看到房間里簡直如同大廳里的那出戲,原封不動地搬到了房間里,只是玄昃躺在床上,閉眼無聲,“這是怎么了?”

  “李少俠?”玄老爺看清來人,表情不爽,“老夫在此,自然是教育自己不成器的兒子。”

  “可是二公子有傷在身,此時不宜打擾,要不您等過幾日他痊愈了再說吧。”李凌霄的語氣平緩,但也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堅定,“既然玄老爺允許我治療府上的公子,就請尊重我施醫救人的安排。我想玄老爺再是嚴厲,應當是輕重分明的。”

  “李少俠這可是在出言不遜?”玄老爺坐在椅子上,一臉冷峻,“這話是指著老夫當下不懂分寸,需要你提醒嗎?”

  “不是,但是若玄老爺再縱容這位小姐多次打擾二公子休養,晚輩也是有其他法子可以制止的,只是若到時候這般處理了,還望老爺理解,不是晚輩喧賓奪主,在府上肆意妄為,而是貴府小姐實在太活潑。”李凌霄話里有話,她要制止玄言笑和五夫人,那方法自然就是直接設限,用結界保護玄昃的房間,讓他們無法靠近,但那結界如果有人硬闖,會被彈開,姿勢恐怕不雅,很難保全被彈之人的面子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樣的環境,讓李少俠有如此教養,在他人的府邸出言要挾,不像是大家風范。”玄老爺開始不客氣了。

  李凌霄覺得可笑,明明都是自己的孩子,這人分不清誰好誰壞都另說一番,眼下圍著重傷之人非要掰扯,可見他也不是多好的角色:“這不勞玄老爺費心。玄老爺,請吧,今日晚輩還要照料二公子,請以病人為大。”

  “玄昃!你看看!因為你,你的客人和爹爹都吵起來了,你還躺在床上裝死!你就是要把玄府攪得雞犬不寧才肯罷休!你跟你娘一樣,看似平凡無害,實際上都是掃把星!要不你娘也不會那么早就死掉!”總有人唯恐天下不亂,玄言笑就是這樣的人,她的姐姐雖然沒說話,卻像個木頭人一般,只是在旁邊看著,并不打算插手。

  房間之內亂作一團,各種怒氣一觸即發。

  “言笑!”門口傳來一個聲音,聽起來充滿氣勢,卻年輕而沉穩,“什么時候你變得如此放肆了!”

  眾人循聲望去,一個鎧甲加身的男子正站在門口,紅色的披風還未卸下,氣宇軒昂,相貌不凡。

  “仲兒?你何時回來的?”玄老爺有些驚訝,“你不是在嶸奚嗎?”

  “婪臾的將軍被我殺掉,其余戰俘抓獲許多,他們戰敗,暫時退回他們的邊境了。”這人說道,李凌霄才發現,他的鎧甲上還有斑斑血跡,已經因為時間流逝而干涸在鎧甲上,變得紅黑。

  “這位是?”他轉頭看向李凌霄,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緒。

  “在下李凌霄,江湖人士,是貴府二公子玄昃的好友。”李凌霄抱拳行禮。

  “玄仲。”這人也回禮,言語簡明。

  “三哥回來了。”玄言心溫婉的樣子一如既往。

  “三哥!你還說我放肆,你可知道他玄昃做了些什么?”玄言笑就不同了,潑辣蠻橫。

  玄仲看了一眼床上的人,雖然不解,卻還是知道個大概,按照玄昃以往的性格,他是斷不可能惹是生非的,一定是玄言笑有問題:“不論他做了什么,都不是你在此大鬧的理由。”

  “哼,好威風啊!”玄老爺不悅,“自從仲兒當了金麟大將軍以后,是連為父也不放在眼里了。”

  “父親,孩兒不敢。但孩兒已聽說了,二哥受傷而歸,一定是因為大娘的事情大受打擊,現在身心俱疲,還是不要打擾為宜。況且孩兒從嶸奚回來,是有其他要事要與父親相商,父親也才從朝廷回來,應當知曉一二吧。”他不卑不亢,并不因為玄老爺的語氣而退縮。

  他說的話玄老爺心知肚明,這次進宮許久,不是沒有原因的,皇上和貴妃交代的事情,他記得。

  “去書房。”玄老爺看了一眼玄昃,便向門口走去,“哼,不成器的東西。”

  玄言笑和玄言心緊隨其后,也都出去了,玄言笑的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那么……”玄仲看向李凌霄,就要轉身出去。

  “請。”李凌霄微微行禮,以表禮貌。

  玄仲點頭,轉身走到門口,正要踏出去,卻看向她:“李姑娘,有勞你照顧我二哥了。”


  http://www.amzsqf.live/html/28/28790/4906949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