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造神:溺寵小魔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良將軍醒來

第三百二十五章 良將軍醒來


  后山上,司堯一進來,十大長老立即又圍了上來。

  長老們看了看司堯,又看了看云若梵。

  心下齊齊一震。

  這樣的打擊,家主要怎么承受的住?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是,司堯只是淡淡的說:“將血玉拿來。”

  說著,便打開其中的一個山洞的門,走了進去。

  小心翼翼的將云若梵放到白玉床上。

  長老們也拿著血玉進來。

  司堯接過來,輕輕的將云若梵的嘴巴打開,讓她含著。

  看著她那灰白的臉,終是沒忍住,吐出一口血來。

  大長老擔憂的喊了一聲,“家主......”

  司堯沒什么表情的說道,“出去”

  長老們雖然不愿,卻也不敢卻招惹此時的司堯。

  等石門關上,司堯的眼淚瞬間涌出。

  輕輕執起云若梵一個冰涼的手,放在嘴邊不停的親吻。

  最后,終于泣不成聲。

  梵兒明明說,等解決了祁世仁就隨他回家的啊。

  罌粟,罌粟!

  司堯雙眸赤紅,再吐出一口血來。

  而后強迫自己靜下心來,進行療傷修煉。

  梵兒還在等他接她回家。

  祁諾的院中,十六跟著云楚楚一進院落。

  便立即朝屋內狂奔而去。

  小墨和萬俟瓊幾人都跟在身后。

  祁諾聽到動靜后出來,只覺的一個團子從她腿邊過去。

  正想低頭看過去,余光瞥見了小墨等人。

  欣喜的說:“小墨回來了?”

  “看來一切都挺順利的。”

  說完,便察覺到眾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對。

  笑容漸漸凝固,“怎么了?可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小墨臉色有些難看,“娘親,等會再同你解釋。”

  “現在十六要去看爹爹。”

  十六此時已經跑到了良將軍的身邊。

  一縷似有若無的黑氣正從他的體內飛出。

  鉆入十六的體內。

  十六一臉的享受,仿佛在吃著什么絕世的美味。

  祁諾疑惑道,“這是?”

  云楚楚也感覺到很好奇,司堯只是多念了一遍咒語而已。

  竟然能衍生出這樣寶貝的東西。

  不多時,十六就停了下來。

  意猶未盡的砸吧砸吧嘴,“我還沒吃飽。”

  云楚楚摸了摸他的頭,“目前就這些。”

  “其他的,等以后再說。”

  而后走過去,將良將軍的頭抬起,脖頸后面的罌粟花,消失了。

  眾人的臉色都稍微緩和了些。

  發生了這么多壞事后,終于有一件好事了。

  不多時,良將軍的眼珠轉了轉,緩緩睜開了眼睛。

  眼中滿是迷茫。

  待看到祁諾后,眼淚頓時流出。

  “諾~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由于祁諾長期的為他潤桑,良將軍說話與以前一般,并未沙啞。

  祁諾連忙遮住自己的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已經老了。”

  “并無,你還是與以往一樣的漂亮。”

  看到這,眾人放下心來,也悄悄的退了出去。

  為他們二人留出時間。

  出了房間后,心情還是沉重。

  紛紛都回到自己的住處,做下一步的打算。

  小墨將小透明拉到一旁,“我有些話想問問你。”

  萬俟瓊連忙上前,“你們在說什么?”

  小透明冷哼一聲,“與你何干?”說著拉著小墨的手腕快速的走了出去。

  看小透明這態度,小墨的心涼了一半。

  卻還是不死心的問道,“他確實殺了我是么?”

  小透明氣呼呼的說:“不是他,還能有誰?”

  “我跟你說,以后你離他遠一些。”

  小墨有些猶豫的低下頭,良久抬起頭來。

  “可是姐姐說,前世的事情能過去,便過去吧。”

  “太過于糾結,很難得到幸福。”

  提起云若梵,小透明眼中滿是惆悵,“......那便聽她的吧。”

  “只要你自己真的放下了,我自然也沒什么意見。”

  小墨嘆了一口氣,“我再想想吧。”

  萬俟瓊試探性的上前,柔聲喚了一聲,“小墨”

  小墨頭也不回的說:“我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萬俟瓊眼神黯淡了下來。

  轉而問一旁的小透明,“你又給她說什么了?”

  小透明轉身離開,“你最近別出現在我面前,我本就心情不好。”

  “說不定,會忍不住揍你!”

  ......

  時光荏苒,轉眼間,九個月過去。

  某座山頭的宮殿內,傳來了一聲響亮的啼哭。

  死尸老嫗將提前準備好的襁褓,麻利為嬰孩包好。

  本來不該有什么表情的臉上,看著這么粉嫩的孩子。

  也忍不住擠出一抹笑意。

  只是看起來有些詭異。

  嬰孩卻看起來甚是開心,除卻哭了那一聲后。

  一直在笑著。

  死尸老嫗也跟著傻笑起來。

  罌粟焦急的聲音傳了進來,“還沒好么?”

  老嫗連忙道,“好了,好了”說著,抱著孩子來到了屋外。

  罌粟正在外面焦急的來回踱步。

  看到襁褓后,連忙走上前去,雙手接過。

  嬰孩本來還笑著的臉。

  在看到罌粟的一瞬間,頓時嚎啕大哭了起來。

  罌粟有些手足無措,“怎么了這是?是我抱的不對么?”

  嬰孩繼續哭鬧不止。

  罌粟靈光一閃,嘴角隱隱上揚,“哦~我知道了,你這是討厭我。”

  “那又如何,梵梵的這一世只屬于我。”

  雖然這樣說著,但還是將云若梵遞給了早就在一旁的奶娘。

  “快看看我的小梵梵,可是餓了?”

  果然,云若梵一到奶娘的手中,便停止了哭泣。

  罌粟妖嬈的眼睛內,閃過一絲受傷。

  她究竟是為何那般討厭他?

  即使已經重生了,竟然還討厭他,究竟是為何?

  罌粟有些受傷的轉身離開。

  一個高大的男子出現在他的身旁。

  猶豫了一瞬,問道,“尊主,還要讓夫人叫那個名字么?”

  罌粟點頭,“也只有梵梵能配得上她。”

  “你找的這個奶娘可靠譜?”

  “嗯嗯,尊主應當也看出來了,她本來是一頭奶牛。”

  “那些宮內的皇子皇孫們都用的奶牛。”

  “這個,更是最優質的。”

  罌粟贊賞的拍了拍的他的肩膀,“山,這次的事情你做的不錯。”

  山頓時不敢置信的看向罌粟。

  他跟了尊上這么多年,鞍前馬后,從未得到過一句夸贊。

  沒曾想,找了個奶娘竟然收到了夸贊。

  這梵梵姑娘,在尊主心里的地位,恐怕比他想象中的還重要一些。

  ------題外話------

  萬俟瓊好慘一男的


  http://www.amzsqf.live/html/22/22854/422128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