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造神:溺寵小魔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扭曲的罌粟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扭曲的罌粟


  老爺看向云若梵手上的黑氣,朝她走了兩步。

  恭敬的說:“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大人。”

  說著猛地出手,一把長劍朝云若梵刺去。

  云若梵微微側身,一腳踢向他的胳膊,而后轉身。

  另一只腳抬起,身體懸空,兩只腳同時踹向他的胸口。

  老爺倒退了幾步,吐出一口血來,氣喘吁吁的穩住身形。

  云若梵諷刺的說:“這次的死尸做的倒是挺像活人,看來是隸屬罌粟了。”

  “啪啪啪......”三聲鼓掌聲從樓上響起。

  緊接著一人緩緩走下樓梯。

  只見那人上半邊臉戴著面具。

  面具上的花紋,是妖艷的罌粟。

  露出來的鮮紅薄唇似勾非勾,帶著魅惑,光潔的下巴煞白。

  穿著暗紅的寬袖長袍,上繡怒放的罌粟花。

  來人正是罌粟。

  小透明幾人默默移動了下位置。

  將云若梵保護在中間。

  看這架勢,罌粟不甚在意的開口道,“你們這些小家伙不必那么緊張。”

  “不是有句話叫做,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嗎?”

  “這些,只是我送給各位的一個小小的見面禮罷了。”

  看到他左手上若有若無的紗布,云若梵確定了那日并非是做夢。

  這讓她更加的惱怒,“你想做什么?”

  罌粟斜倚在欄桿上,“司夫人?”

  “哦?不,我更想叫你梵梵。”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想出來與你見一面,讓你記得我。”

  “記得我這魅惑的容顏,最好是對我一見鐘情。”

  云若梵回道,“既如此,見也見了,我不會對你一見鐘情,我們有要事在身,就此別過。”

  罌粟爽快的說:“好”

  云若梵倒是有些詫異的看著他,什么意思?

  不過既然他讓離開了,云若梵便也不再過多的糾結。

  跟小墨幾人說:“走!”

  話音未落,幾人已經不見了蹤跡。

  老爺不解的問,“大人?”

  如此興師動眾,這就放他們走了?

  罌粟冷冷的瞥向他,“誰讓你擅作主張,妄圖傷害她的?!”

  “還有,你那兒子有多丑自己沒點數嗎?惡心到她了!”

  說著一道黑氣猛地扇向他。

  老爺再次倒飛了出去!撞在了柱子上,而后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再次吐血。

  老爺動也不敢動,趴在那里高呼,“小的知錯了。”

  罌粟繼續沒什么表情的說:“這件事情,你知道該怎么做!”

  “若是做不好......你也知道后果。”

  老爺打了個哆嗦,點頭道,“是,小的這就去安排。”

  罌粟打了個響指,一團黑氣落下。

  酒樓中的人再次清醒時,都有些迷茫的看著周圍的人。

  而地上老爺在哭天喊地的說:“司家夫人殺人了!”

  “竟然殺了我們滿城的青年才俊。”

  眾人這才迷糊中想起來,似乎方才真的有長的極漂亮的人在殺人。

  竟然是司家夫人嗎?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魔者,畢竟是魔者,視人命為草芥。”

  “竟然一口氣殺了這么多的人。”

  “是啊,我聽說,之前她從塔內出來的時候,就殺了許多的人。”

  “而且手法極其的殘忍,我看她啊,就是嗜殺成性!”

  眾人再次紛紛議論了起來。

  不一會,便將司夫人說的比那妖王還要可惡。

  有人跑到老爺的身邊說:“萬俟家老爺,這件事情,你得跟萬俟家主說啊。”

  “她若殺司家的人也就罷了。”

  “怎么還能跑到我們萬俟家的地盤上殺人呢。”

  “而且殺的還是萬俟家的嫡系。”

  其余人也都紛紛附和說:“是啊,是啊,太囂張了。”

  老爺哭著說:“真是謝謝各位了。”

  “今日就煩請各位將我兒抬回去,去我家領十兩餉銀吧。”

  “萬俟老爺真是好,公子也是一表人才,那魔女怎么下得去手。”

  然說這話的四人,都沒能將萬俟公子抬起。

  后來又有四人過來,才勉強的抬了出去。

  罌粟躺在二樓的包廂內,手里舉著琉璃酒杯。

  時不時的喝上一口,唇色便更加的鮮艷欲滴。

  他聽著下面的聲音,心情頗好。

  “看看吧,當這個世間都與你為敵的時候,你那無用的夫君會如何做?”

  “屆時你便會知曉,誰才是對你最好的那個人,誰又是最適合你的人。”

  “至于方才詆毀你的那些人......”

  “就做些最低等的死尸好了,呵呵呵呵......”

  此時已經出了城的云若梵幾人。

  立即便御劍朝南山飛去。

  小透明很是崇拜的說:“魔鬼梵,你是怎么看出來他們是死尸的啊。”

  “我看起來,他們就明明與正常人無異啊。”

  云若梵解釋說:“雖然行動都與正常人無異。”

  “仔細留意的話,他們身上是沒有人氣的。”

  “還有就是......”云若梵說道這,似乎不愿意再說下去。

  看到他們期待的眼神后,只得說道,“那公子舌頭的下方都是腐爛的。”

  說完又干嘔了一聲。

  云軒惡寒的說:“看梵梵這模樣,可不止腐爛這么簡單吧。”

  尉遲踹了他一腳,“好好御劍,再出事我剝了你。”

  云軒將自己的衣服向下扒了扒,朝他挑眉道,“是這樣剝嗎?”

  道一又忍不住踹了他一腳。

  云軒立即便老實了。

  啾啾不滿的“啾啾啾......”

  還未學會啾啾語言的尉遲,看向云若梵那難受的模樣,只能沖著它笑笑。

  子凌連忙跑到空間內端出水來。

  云若梵喝了好一些,才平復了那干嘔的胃。

  小墨踢了小透明一腳,“胡亂問什么問!”

  小透明摸了摸耳朵,“我錯了。”

  “只是我還有一事未明,憋在心里實在難受。”

  云若梵點了點頭,“嗯,你問。”

  “我有些好奇這罌粟究竟是什么意思。”

  云若梵擰眉,“我也好奇,而且心中很是不安。”

  “夫君若是修為還在,也能與他一戰。”

  “只是夫君如今......”云若梵說著,神色便再次暗淡了下來。

  小墨又踢了小透明一腳,用眼神兇他,讓你再問!

  小透明知道他如今打不過小墨。

  只得委屈的看向一旁的小白。

  誰知小白也給了他一腳,而后翻了個白眼。

  小透明:“......”

  云若梵看著他們的互動,笑了笑,“我沒事,只是有些想夫君罷了。”

  若是夫君在這,她如今定然是躺在他懷中呼呼大睡。


  http://www.amzsqf.live/html/22/22854/222721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