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605章 千萬別亂護犢子

第605章 千萬別亂護犢子


  學院領導都被驚動了,陸院資格最老的副院長,也就是分管在職指揮軍官培訓的副院長,在溫朝陽的陪同下趕了過來。

  到地方一看,嚯,好嘛,這邊擔心李牧挨揍,人家李牧氣定神閑地坐在那里鐵觀音都已經喝了兩杯。

  看見領導進來,李牧不慌不忙地把煙掐了,然后站起來,接著才是敬禮問好:“首長好!”

  副院長背著手走進來,一雙發掘了許多人才也看穿了許多塵世的眼睛在白熾燈下閃著光芒。

  “怎么回事?”副院長輕飄飄地問了一句。

  那邊,溫朝陽和幾個部門領導走進來,抬眼就看到了里間門口躺著人,當下心頭一緊。

  李牧沒有先回答副院長的問話,而是對溫朝陽說,“溫處長,孫繼山斷了兩根肋骨,其他人沒事,送醫院睡一覺打點點滴就能嚎。”

  說完,這才回答副院長的問題,“報告首長,我外出歸隊的時候在大門口被孫繼山等人扣押,理由是違反了禁酒令,我佩服調查來到這里,孫繼山要對我動用私刑,出于保護自己,我進行了自衛反擊!”

  基本符合事實,李牧也沒有歪曲事實的必要。

  那邊,溫朝陽已經忙著打電話讓衛生隊派人來,抓緊時間把人送去救治,現場一陣忙亂。

  保衛處長姍姍來遲,他是被通信員直接從床上喊起來的。看見副院長已經在那站著,頓時冷汗都下來了。這位副院長威信極高,訓人不留情面,在陸院的資格又是最老的,院長都得賣他的面子,因此下面的人反倒是最怕副院長發飆。

  他到的時候,恰好看見糾察隊長孫繼山和其他幾名糾察隊員被抬出來送上車,就往衛生隊送去,頓時傻眼了。再一看杵在那里的李牧,心里馬上就明白了幾分。

  保衛處長做好了挨批的準備,但副院長只是掃視了大家一圈,然后目光落在他的臉上,就那么看了一陣子,最后扔下一句:“溫朝陽,你處理這件事情。”

  說完就走了。

  保衛處長站在那里都傻眼了,細細想著副院長的話,登時心就跌入了谷底——不打不罵,讓溫朝陽代替自己處理,可比訓一頓嚴重多了。

  看見保衛處長心如死灰的樣子,溫朝陽想安慰他幾句,轉而想到糾察隊的蠻橫無理,便閉上了嘴巴,有心讓他長點記性。

  “老梁,先了解一下情況吧。首長讓我處理,那也少不了你的配合,受傷的可是你的人。”溫朝陽想了想,最后還是這樣說了一句。

  他如果真的繞開梁處長處理這件事情,那么就真的得罪死老梁了。

  梁處長也不是矯情的人,冷靜下來之后,也想明白了。副院長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對自己怎么著,但是教訓是必不可少的。

  想通了他也就心里有數了。

  “到我辦公室去。”梁處長非常客氣地引著溫朝陽和李牧出了值班室,來到二樓的保衛處長辦公室。

  亮起燈開了窗戶,又燒水泡了茶,梁處長這才坐下來把紅雙喜散出去,招呼著二人喝茶。

  擺開這樣的態勢,梁處長實際上是在向溫朝陽和李牧說明一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能干到這個級別的干部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從副院長大晚上的親自到值班室了解情況,梁處長就能猜到,李牧肯定是有背景的人,而且背景不小。

  “老梁,你出來一下。”沒等梁處長說話,溫朝陽招呼了一下,便走到外面走廊去,沒有忘了對李牧說,“你現在這里好好想想。”

  溫朝陽是直接管理李牧這幫學員的,更是學員隊的教導員。正兒八經的李牧的領導、頂頭上司。

  外面走廊,稍稍走遠一些,梁處長便沉著聲音問道,“老溫,你實話告訴我,李牧是不是哪位大領導的關系?這小子是做什么的,孫繼山可不是誰都能干倒的。”

  “他以前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別這樣看著我,我就算是教務處處長也不知道,不過副院長知道,你可以去問他。”溫朝陽笑著說,壓了壓聲音,“不過,我把你喊出來,就是想告訴你,那小子是誰的關系。你那脾氣,我怕你沒搞清楚狀況瞎護犢子。”

  “是誰你趕緊的說,賣什么關子。”梁處長不耐煩地說道。

  溫朝陽微微一笑,“他老丈人是馮司令員。”

  “馮司令員?哪個馮司令員?省軍區好像沒有姓馮的……”梁處長的表情變化非常的豐富,先是疑惑皺眉,一副從腦海里尋找相關記憶的樣子,然后變成了癡呆壯,腦中閃過一個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接著是不敢相信,隨即回過神來之后,是吃驚,嘴巴大張著,直勾勾地看著溫朝陽。

  “醒醒。”溫朝陽無奈,一拳干了過去。

  梁處長終于活了,結結巴巴地求證,“軍區的馮司令員?你說的,是軍區大老板?”

  溫朝陽反問,“你說呢?”

  “我-操!”

  頓時,梁處長的冷汗就下來了。

  這一身冷汗比之前的那身來得更加的透徹淋漓。

  接著是心有余悸,方才在聽到李牧說,孫繼山幾人是他打傷的時候,梁處長臉色就非常難看,正要說些什么,就被溫朝陽喊了出來。

  想到這里,梁處長連忙說道,“老溫,周末軍官俱樂部,我的!”

  “你也不用這么夸張。馮司令員的作風全軍區人都知道,李牧這小子也不是仗勢欺人的主。這個事情,副院長讓我來處理,也就說說而已。這么著,你秉公處理,我出面向副院長報告。”溫朝陽說道。

  “老兄,實在是感激不盡。”梁處長作著揖說。

  溫朝陽沉聲說道,“有幾句話我是要說一說的,你老兄也應該整頓整頓糾察隊了,你看看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動用私刑,這不是找處分嗎!”

  “嗨,我也是有苦衷的,糾察工作本來就難做,你看看,能到這里學習的,不說地方上進來的青瓜皮,那些在職干部,有誰是好惹的?要是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糾察還怎么干。”溫朝陽不說外人,梁處長便很直白地說了。

  溫朝陽說道,“你說的這些我知道,但也得占理啊。你看孫繼山,人家李牧一進門,他二話不說上去就給人拷了起來。我跟你說啊,這個事情我原以為他會當場就動手的,忍到值班室,直到孫繼山要動用私刑才動手,已經是很給面子了!你別笑,我話說了,你可別不當回事。孫繼山那種的,再來幾個也夠他打的。”

  梁處長抹了一把汗水說道,“唉,是啊,人家老丈人是軍區司令員,誰嫌軍裝不好穿了才去招惹他。”

  “你錯了。”

  溫朝陽表情嚴肅地說道,“就算他沒有一個大區正職的岳父,你也動不了他。趁早打消了算后賬的念頭吧,你老兄是什么人,我是清楚的。”

  “老溫,你真是……”

  注:出了點事,斷了一天,對不住弟兄們。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9711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