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028章 談心

第028章 談心


  “那小子有些動搖了。老方,還是你有辦法。幾下就攻破那小子的防線。”

  李牧離開指導員的房間之間,徐巖從里面的洗漱間走出來,朝方鶴城豎起了大拇指。

  方鶴城笑了笑,說,“那小子不是在旅部機關那邊待了半年嗎,肯定接觸到不少其他兵接觸不到的信息。而且他還很熱愛軍事,你看看他發表在軍網輪胎上的文章,論土陸軍的出路,口氣挺大,但文章還是有些意思的。這新型步兵部隊恰好是他在文章中提到過的未來陸軍的建設重點。這招用出來,他可不得認真考量。”

  徐巖驚訝地說,“哦,還有這事。那小子還在軍網發過文章。”

  “陸軍板塊的常客了,我經常有關注。”方鶴城說。

  “看吧,老方啊,我早就說過,咱倆啊,就是天生地設的一對,哈哈哈!”徐巖大笑。

  “你別肉麻了。”方鶴城說道,“那小子可不是輕易能說動的人。你比我清楚,他要是做了決定,可不是那么容易轉變的。”

  徐巖嘆了口氣,說,“是啊。龐科長跟我說,當時在機關的時候,政治部的王主任親自找他談話,希望他能留在政治部。你猜怎么著,那小子態度非常的堅決,一定要回來。幾個科長輪番上馬,也說不動他。這事在機關都傳遍了,熊副還說了一句,哦,就是那個打班長的新兵。”

  說到這,徐巖苦笑連連,“老方啊,從軍這么些年,我可是頭一次為留下一個兵這么的頭疼。”

  “我何嘗不是。”方鶴城也苦笑著說,“這么的煞費苦心,恐怕也算是五連的史無前例了。”

  “我覺得得雙管齊下才行。”徐巖想了想,說,“你這邊從他家里入手,我這邊找五班其他幾個談一談。名額的問題是解決了的,爭取把五班的都留下來。這樣的話,李牧這小子勢必會被影響的。”

  方鶴城點了點頭,卻是說,“老徐啊,不過你可不能一心撲在五班上面。你自己也講了,一排的余安邦,三排的杜曉帆,這些都是好苗子,你也得在他們身上花心思,把他們說服下來。”

  “你放心吧老方。”徐巖說,“我恨不得多留下幾個。可惜啊,如果五班不是被軍長點名,也是要受到名額的限制的。”

  實際上,今年徐巖手里的名額是比去年要多了一倍的,但他依然覺得不夠。去年才幾個人,全連就只留轉了四個人。這對一個步兵連隊來說,比例簡直低到可以忽略不計。

  客觀原因是,現實是我軍尚且沒有足夠的軍費養活更多的職業軍人。

  君不見增加個幾百億軍費就有那么多國家跳出來說三道四,要發展軍隊,要進行軍隊改革,內外的阻力何其大。

  “嗯,明天上午計劃是安排操課,換一下吧,我傳達一下上級的文件精神。”方鶴城拍了拍手里的紅頭文件。

  徐巖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讓全連知道這個事情,整體的調動起官兵留轉的積極性?”

  方鶴城微笑地點了點頭。

  “好辦法,先把氛圍造起來。”徐巖擊掌,“你安排,下午我把他們拉出去搞體能。這時期是不能讓那幫吊毛閑下來的。”

  “老兵恐怕回到家也不會忘了恨你。”方鶴城說。

  ……

  夜晚,夜靜悄悄的,營區漆黑一片,除了包括連部這些管理部門的燈還亮著,所有的燈光都熄滅了。

  時間正好二十一時三十分,分秒不差。

  “噓噓,噓噓。”

  黑暗中,有崗哨在悄悄進行溝通。

  “有話說有屁放,噓你大爺噓。”崗哨一低聲罵道。

  崗哨二壓著聲音,黑暗中用下巴指了指二樓非戰爭器械房,說,“二樓器械房好像有人。”

  “電腦房和會議室的人更多,一堆學習的,大驚小怪什么。”崗哨一聽口氣像是老兵,操-得崗哨二不要不要的。

  崗哨二說,“不是,你看,真有人,肯定是新兵蛋子躲在那抽煙。看那紅點點。”

  崗哨一扭頭看過去,說,“還真是,你在這看著,我上去看看。操,你丫的要是新兵蛋子。”

  崗哨二等崗哨一走遠,低聲罵了一句:“牛什么呀,馬上要退伍的人了,以后是老子們的天下了,操~!”

  崗哨一拎著木槍上了二樓,先是進電腦房巡了一圈。電腦房和二樓的器械房對著,電腦房晚上開放一個小時,供官兵們學習,實際上就是打打游戲看看電影電視,而二樓的器械房是需要鑰匙才能打開的,鑰匙在二排手里,因為他們在二樓。

  躲在器械房里抽煙也不是什么新鮮的事了,崗哨一想著,一會兒不管發現躲著抽煙的是誰,隨便說兩句算了,自己都是要走的人了,沒必要把新兵們搞得太難受。

  門虛掩著,崗哨一推開門,嚇出了一身冷汗。他說誰膽子這么大呢,敢情在里面抽煙的是五班長和五班副!

  “李牧班長。”崗哨一趕緊的站好,低聲問好。

  原來,在器械房里的正是李牧和趙一云,他們盤腿面對面地坐著,中間放著垃圾鏟,用來裝煙灰,他們似乎在談著什么嚴肅的事情。

  “嗯。”李牧看了一眼,點頭。

  崗哨一連忙帶上門,小心地恢復原狀,深深呼吸了一口,下去了。他可是不敢觸李牧的霉頭。誰不知道李牧是本連最叼的班長,拳頭硬得很。

  鏡頭回到器械房,趙一云臉色凝重,一口一口地抽煙。

  李牧撣了撣煙灰,說道,“昨天上午操課的時候,中途休息,林雨和耿帥的表現特別的不對勁兒。”

  “我也發現了。上了個廁所,倆人就好得恨不得穿一條褲子。這事兒很古怪。”趙一云抽了口煙,說,“他們倆平時是最不對付的。”

  “演習回來之前,指導員找了林雨和石磊倆談過話,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指導員跟他們談了些什么。”李牧說。

  如果五連還有誰讓李牧側目的話,那么也就趙一云了。除了家境之外,趙一云的人生軌跡幾乎和李牧的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趙一云是名牌在校大學生入役。

  “你怎么不問問?”趙一云問道。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9705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