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1238章 再次突擊檢查

第1238章 再次突擊檢查


  師里來了個第一政委,級別比師長政委都要高,剛剛在訓練基地突擊檢查發現了炊事班有問題大發雷霆把副師長和副政委罵哭了。

  類似的小道消息像看不見的病毒一樣傳遍了整個師所有單位,以至于每個單位都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基層的官兵們大概只在乎一件事情——把副師長和副政委都罵哭了,可見那個第一政委脾氣多么火爆。

  千萬不要被逮著,逮著的就是個死。

  只花了一天時間,全師各個單位都知道了訓練基地的事情。于是一場各個單位自發的大檢查開始了。

  但是,在當天,李牧并不只是只突擊檢查了訓練基地。

  李牧就真的午飯都沒在訓練基地吃,馬上驅車趕往了崗亭邊防派出所。崗亭邊防派出所是海警第一師這么多基層單位最特殊的一個。海警部隊的邊防任務已經悉數的交給了專業的邊防部隊,全力的做好海上警察這個角色。但是海警第一師依然保留了一個邊防派出所,就是崗亭邊防派出所。

  崗亭邊防派出所所位于崗亭鎮,這個漁港小鎮的位置同樣非常的特殊,它就在北部灣邊上,和越南隔海相望,并且是通過北部灣前往越南的直線距離最近的一個港口。一直以來各種偷渡走私活動非常的猖獗,因此這里的邊防緝私工作非常的重要。也因此海警部隊改革之后沒有馬上交給公安邊防部隊。

  崗亭邊防派出所是正營級單位,比許多邊防派出所的級別都要高。

  半路上,李牧指了指前面的村莊說,“靠邊找個小飯館把午飯解決一下。”

  王國慶依言在前面的小集市靠邊放慢了車速。

  這個小集市是附近幾條村莊人們日常生產的一個據點,有小超市有小菜市場有修車鋪有小飯館,有日常生活必有的幾個要素。

  差不多兩點的時間,前面路邊豎著塊招牌寫著“發達飯點”,有一臺廂式貨車停在那里,飯店外面的露天棚坐了三名男子在翹著腳吃飯,看樣子是貨車的司機們。

  經常會有運輸海鮮的冷凍車經過這里,碰上飯點就就近吃個飯,這種路邊的小飯館賺不了大錢,每個月能有幾千利潤就算是出了奇跡,這種家庭式的小飯館就是留守的上年紀的人圖有個事情做。

  2030D越野車已經掛上了地方牌照,李牧等人也換上了早就準備好的便裝。在突擊檢查這方面,李牧是一點情面都不講的。一般來說,領導的所謂的突擊檢查,絕不是真的突擊檢查。基層是肯定會得到消息的。就算領導強調不能事先打招呼,身邊的參謀干事們也會提前打招呼。

  沒有哪位領導希望看到自己的部隊糟糕的一面,因此通常也是默許狀態。抓問題似乎不是目的,讓基層的干部骨干時刻保持著高度警惕是目的。

  坐下來之后,李牧道,“發工資了,這頓我私人掏腰包請你們吃。”

  王國慶把老板招呼過來,然后說道,“頭兒,我來吧。”

  宋小江說,“不行不行,這頓飯得我請。挺長時間了還沒請老師和班長你吃過飯。”

  李牧呵呵笑,“行,那我們就專揀好的點,狠狠的宰小宋一頓。”

  “必須得。”王國慶就扭頭去問老板,“老板,有什么好吃的?”

  老板是個五十歲出頭的莊稼漢,一雙手粗糙得很,膚色黝黑黝黑的,可見也許開飯店只是個兼職,他用圍裙擦著手,如數家珍道,“白切雞白切鴨豬頭肉扣肉,還有海鮮,新鮮的大蝦和螃蟹,還有魚,都是剛上岸的。”

  他有眼力,看到這幾位客人氣度非凡說的又是標準的普通話,開的車又那么的霸氣,一看就是有錢人,因此專挑貴的報。

  李牧擺了擺手說,“就兩斤白切雞半斤豬頭肉搞個魚仔湯,簡單吃點。”

  “海鮮很好吃的,很新鮮,老板,來點海鮮?”老板說。

  對外地人來說,海鮮的水深得很。

  可惜李牧是本地人。

  他笑了笑說,“不了,晚上到了崗亭有海鮮大餐。”

  “好的好的,幾位稍等片刻。”老板就去忙活開了,因為剛才李牧說的那句話用的是方言,既然是本地人,老板就懶得浪費力氣了……

  李牧點的幾個菜都很快,白切雞切了端上就完事,魚仔湯也很快,水煮開扔點鹽巴就搞掂。三人不多說話,端起飯碗就開吃。

  邊上的三名司機邊吃邊說著話,一會兒你一句我一句,一會兒其中一個人情緒激動地說了好大一串,隨即三人一起搖頭嘆氣,最后以粗口結束話題。沉默了一陣子又說起同一天話題,最后又是一陣子痛罵,然后繼續以搖頭嘆氣告終。

  王國慶和宋小江聽不懂方言,但是李牧聽得懂。很快,王國慶和宋小江就發現李牧的臉色變得很冷了。

  李牧把碗里最后一點米飯吃完,拿了桌面上的大中華轉過身去和那桌司機打招呼,“師傅,抽煙抽煙。”

  面對疑惑的師傅客氣著接過煙,李牧說道,“怎么現在跑運輸還要收路費嗎?除了高速費,其他公路的養路費早就取消了吧,再說你們這是海鮮冷凍車,聽說高速費都是免的。”

  一只腳踩在椅子上的司機點了煙抽,說,“哎你有所不知啊。我們有綠色農產品通行證,高速是不收錢的,但是跑這條路就要交錢。你不交可以,查你這樣那樣的問題,抓到就是兩三百一次。我們跑一趟才賺幾個錢,罰兩次一趟白跑咯!”

  另一名年輕點的司機說,“那幫土匪啊,沒錢喝酒了就上路弄,我們老百姓有什么辦法。”

  怨氣沖天。

  李牧問,“不可能吧,崗亭沒有交警,誰罰款。”

  崗亭的特殊之處還在于它的位置非常的偏僻,距離最近的縣城有兩個小時的車程,關鍵是路況非常的差。崗亭的漁港上岸的海鮮是比較多的,那邊的漁船也非常多,但是唯一一條與外界交流的公路卻爛得不成樣。

  年輕司機說,“一看大哥你就沒來過這里。罰款的不是交警,是派出所那幫混蛋。貨車有哪個沒點問題的,都是小問題,我們拉海鮮的車,偶爾的撒點水出來,也會被罰款。你沒辦法啊,你也得跑,老老實實買月票唄。”

  “月票?”李牧詫異。

  腳踩在凳子上的司機說,“按月交錢,每個月一千,這樣怎么樣都不會罰款了。他媽的這幫叼人!”

  “派出所沒有權利罰你們的款啊,就算造成了路面的污染。”李牧說。

  年輕司機說,“人家是派出所啊,有這個的,你不交錢抓你進去蹲幾天,損失更大。”

  說著還比劃了一個手槍的手勢。

  李牧恍然,笑道,“原來如此……”

  王國慶和宋小江注意到了,李牧的笑聲中帶著殺氣。

  招呼兩人買單走人,上了車,李牧的臉色就變了,沉聲道,“去,我倒要看看什么叫做月票。”

  王國慶一踩油門,2030D就轟鳴著飆了出去,宋小江更是把肋下快槍套里的配槍拿起來檢查了一番。盡管夸張,但作為警衛參謀,宋小江這么做無可厚非。

  關于李牧的動向,師部機關一直在打聽一直在查,但是知道李牧動向的王國慶和宋小江沒有得到李牧的批準,顯然是不會說的。

  訓練基地的事情一出,師部值班室就亂成了一團糟。

  師部值班領導是政委,他寒著臉守在了值班室那里,參謀干事們忙得腳跟不著急,不斷的有電話來不斷的有電話打出去。

  “喂!師部值班室!什么?沒有到你們那里?好好好我知道了。”這邊的參謀剛放下電話。

  那邊干事打出去了電話:“后勤倉庫嗎?我是師部值班室!我告訴你們,李政委下基層突擊檢查了,上午查了訓練基地出了一堆問題,你們后勤倉庫是重點難點!馬上組織人員搞好內務衛生做好準備工作!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到你們那里!什么?這個點不會到你們那里?我告訴你們!一定要引起重視!李政委今天是凌晨四點出發去的訓練基地!你以為下午了他就不會去你們后勤倉庫了?一定要重視起來!出了問題主官到師部向師長政委做檢討!”

  這邊參謀又打出去一個電話,“修理廠嗎?師部值班室!把工作都停了!馬上整理內務搞衛生!召集人員把車輛工具什么的都檢查一遍!三室一庫全部要檢查一遍!李政委在基層搞突擊檢查了!”

  ……

  政委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看,訓練基地的事情讓他覺得臉上無光。師長出去開會了,這會兒得到消息也在往回趕路上。

  對于海警第一師來說,李牧終究是短暫路過的過客。在政委這里,李牧的身份等于上級領導,而不是海警第一師的領導。說白了,海警第一師的工作搞得怎么樣,是好是壞,那都是他和師長的事情。搞得再差,對李牧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對他們來說就是沉重的打擊了。

  訓練基地的事情,就好比光鮮的海警第一師把屁股露了出去,如何不叫人生氣丟臉。

  政委低吼了一聲:“都通知完了沒有?”

  值班參謀道:“通知完了,所有的基層單位都進行了電話通知。但是李政委離開訓練基地之后去向不明,我們查不到他的行蹤。”

  政委冷冷地說,“他搞過特種部隊,干過情報工作,就憑你們能查出他的行蹤那才見了鬼呢。不要浪費功夫了,再梳理一遍,務必每個基層單位都要通知到,做好準備,再出問題,我就要向李政委檢討了!”

  “是!”

  值班參謀帶著人馬上又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遺漏。隨即,他們又用最快的速度給每一個基層單位打了第三個電話,強調了要求。師部值班室三次去電通知所有基層單位同一件事情,這樣的情況是前所未有的。

  崗亭邊防派出所自然也接到了電話,師部值班室不可能把一個正營級單位給忘記。

  但是!

  接電話的是一名協警,他中午多喝了兩杯,掛了電話去找所長和教導員,所里那都三層小樓轉了一圈沒找到,他坐下抽根煙想著等所長教導員回來再報告,結果就忘了。

  就這么著,崗亭邊防派出所錯過了唯一一次機會。

  好在2030D是普通涂裝,好在獵豹車在當地民間有很多,盡管2030D是不顯山露水的3.0V6發動機,但外觀上不仔細看很難區分開,對這一類車不熟悉的人更是無法從外觀上看出什么來。

  車子進了崗亭鎮。

  和大多數鄉鎮的鎮區一樣,建筑物圍繞著一條主干道建設,另外有好幾條交通道把住宅區分成好幾塊,沿著主干道下一個坡就能看見碼頭。泊位上停滿了作業歸來的漁船,幾乎都是近海漁船,也幾乎都是在北部灣作業的漁船,早出晚歸打一船回來,然后休息一下,花掉幾個小時的時間把收獲分門別類,就差不多到了凌晨三點的時分,然后冰凍車會在碼頭上停好,把新鮮的海鮮進行裝載,接著送到各個地方的水產市場,或者直接送到固定客戶手里。

  收獲好的會在中午時分回到碼頭,捕撈的水產會在下午上岸,但比較少。

  因此,李牧三人到了碼頭那里之后,只看見寥寥的幾艘漁船在和冰凍車進行接駁,他們也都是要用許多人力花掉幾個小時的時間把收獲分門別類,以不同的價錢出售。

  能夠看到邊防碼頭,那里停著兩艘執法快艇。

  崗亭邊防派出所就在正對著碼頭的院子里,三層藍色的小樓很顯眼,樓頂旗桿飄揚著的國旗更顯眼。

  王國慶把車停在了崗亭邊防派出所附近的小賣部前面的樹蔭下,小賣部前面有幾個老百姓坐在那里抽煙聊天,遠處能看見簡陋的客運站,有三兩臺中巴車停在那里,從這里發車經過縣城到縣城,沒有直接到市里的車。

  氣勢非凡的年輕男子出現是引來了注意的,這么一個小鎮誰不認識誰,更何況李牧的官是越來越大了,在高位上的時間長了,以前在前線養成的殺氣內斂了之后更顯得整個人氣勢非凡,當領導時間長了之后自然有上位者的氣勢。加上身邊的王國慶和宋小江都是經歷過血戰的人,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他們的不一般。

  李牧徑直的就朝邊防派出所走過去,王國慶和宋小江緊跟著。

  小賣部前面閑聊的老百姓指點著竊竊私語,紛紛猜測著他們的身份。當地的老百姓們是都知道的,開獵豹車的人,不是政府就是部隊,要么就是黑社會。政府機構的獵豹車淘汰得差不多了,大多是原裝進口的三菱,部隊的幾乎都是獵豹,但要么是迷彩涂裝要么就掛著白底黑字的軍牌。

  于是,李牧三人被當成黑社會了,又是去往派出所,沒準是保釋什么人或者辦什么事呢吧?

  注:月票……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42016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