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1030章 鬼臉

第1030章 鬼臉


  “這不行,堅決不行。”

  監獄長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拒絕李牧的要求。

  李牧也沒說話了,就那么帶著笑看著監獄長,態度同樣的很堅決。

  好一陣子,監獄長無奈只得同意,但是他提出條件,道,“但是我要在場。”

  石磊說,“不行,并且,在我們見面的過程中,你們的監控設備要關閉。此事是西北武警系統一等機密,無關人員一律不得接觸。”

  監獄長忍不住問,“李參謀長,你們是不是在調查什么案件,如果是,最好有檢察院和法院的同志在場,這樣手續上是沒問題的。”

  李牧搖頭,“監獄長,你要按照我的要求來。”

  他指了指打印出來的名單,繼續說道,“這些人,今天我必須要逐個的談話。”

  深深呼吸了一口,監獄長拿出登記冊以及相關的登記表,說,“那好吧,你要在這上面幾處簽名。”

  李牧刷刷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在要求填寫的軍官證號一欄,也寫上了自己的號碼。

  很快,監獄長就做出了安排,在公檢法人員使用的見犯人的房間里布置好,按照要求,在犯人進入會談室之后關閉該房間的監控系統。

  李牧和石磊并排坐在桌子一邊,等著獄警把第一名犯人帶過來。獄警同樣是現役武裝警察,但不是隸屬第三機動師。

  “第一個叫孫江濤,三十歲,嗯,獄霸之一。”石磊翻看著打印出來的厚厚一疊資料,一邊說,“犯的是傷害罪,已經服刑五年了。六年前打傷了他們所部的指導員,重傷,偵察和審判就用去了一年多的時間,判的是十一年徒刑。”

  “駐深圳某部的那個?”李牧問。

  “沒錯,原部隊還是個王牌。”石磊說,“被他打傷的那個上尉,重度殘疾。”

  李牧思索著,“這么說,他二十五歲就進來了。”

  “是的,原來是一期士官,最后一年犯的事。”

  李牧完全想起了看過的檔案。

  孫江濤傷人的原因非常的扯淡——僅僅因為指導員扇了他一個耳光。結果就是,那指導員成了殘疾人,而他成了階下囚。

  案卷上如此表述,以至于李牧半信半疑。僅僅因為一巴掌,幾乎鬧出人命來,發生在一個服役五年的老兵身上,多少有些難以理解。

  李牧認為這里面另有隱情。

  很快,獄警把人帶了進來,上著手銬腳銬,都是十年以上的重刑犯,各種措施做得足足的。外面看守的武警,甚至裝備了重機槍,第三師就把一個重機排放在了這里,四挺7毫米重機槍日夜警戒。

  獄警讓孫江濤坐在特制的椅子上,然后一絲不茍的拷上,這才站到一邊。石磊指了指獄警,道,“你出去。”

  獄警敬禮,離開。

  李牧打量著孫江濤,孫江濤也在看著面前這一上校一少校,心里滿是疑問。

  孫江濤是個體形消瘦的人,臉頰的骨頭線條很分明,雙手的拳眼突出,而且幾乎是平的,皮膚非常的粗糙,雙目有鷹隼一般的光芒。看著就是個狠人,混成獄霸也就完全可以理解的了。

  最明顯的特征是,孫江濤的臉上有一道很難看的疤痕,面部在扭曲的時候,更顯得可怕。

  他在監獄里有個外號——鬼臉。

  石磊把孫江濤的個人資料放在李牧面前,李牧翻開,看了一眼,隨即抬起頭,拿起桌面上的煙,遞過去一根。

  孫江濤戴著手銬的雙手接過,李牧給他點著。

  李牧自己也抽了起來,抽了半根之后,才瞇起眼睛,問,“三號監獄有幾個門,每一班的看守武警有多少人,配備什么武器裝備,他們的換班時間是什么時候,從你的倉到外墻要經過幾道門,正常需要耗時多少?”

  一連的,李牧問出了好幾個問題,并且都是圍繞著同一個主題展開的。

  孫江濤很驚訝,連忙的取下嘴里的香煙,道,聲音有些沙啞,“首長,我的表現一直很好,這個月還拿了小紅旗,我絕對沒有其他想法。我一心的好好表現爭取減刑出獄。”

  石磊敲了敲桌子,冷著臉說,“回答問題。”

  李牧微微笑著,目光讓孫江濤發現——他似乎能看穿自己的心思。

  真的沒有留意過琢磨過這些嗎?

  當然不會沒有!

  像孫江濤這種服役的時候表現突出執行任務殺過人的職業軍人,到一個新地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法設法搞清楚所處環境的情況。哪怕真的越獄的想法,也會出于職業習慣下意識的去留意關注。

  有些軍事監獄配備武裝型號的越野車不是沒道理的。

  但孫江濤根本不可能回答這些問題。眼前坐著的是一個上校,而且是副師職,級別比監獄長都要高。誰知道是什么人,他根本不可能胡言亂語。再說,他已經服刑了五年,懂的不要太多,不會被人隨便忽悠到的。

  然而,李牧已經從孫江濤一閃而過的猶豫目光中得到了答案——其實他只想知道,服刑五年,孫江濤的技能還在不在。

  看樣子,都還在。

  “孫江濤,給你十秒鐘,把你手銬摘了。”李牧說。

  孫江濤被煙嗆得眼淚都要出來了,說,“首長,您別玩我了。有什么事您直說,我能幫得上的一定幫。”

  服刑五年的老油條了,曾經狠人的模樣,在軍裝人員面前乖得很,懂得了什么叫做低三下四。

  李牧指了指身后墻壁角落上的監控器,說,“監控器已經關了。孫江濤,你的檔案顯示,你以前是某特種部隊的老手,區區一副手銬,擋不住你,但我要你證實給我看。”

  說著,他補上一句,“你不照做,我就把你的減刑申請拿出來。”

  孫江濤雙目之中的狠色頓時畢露,他五年如一日在管教門前裝孫子服服帖帖的圖的是什么,不就是為了能減刑早點出獄嗎?現在,一個這么年輕的上校一句話就要拿掉自己的減刑申請,五年來的努力就這么輕飄飄的要給人家一句話抹殺掉!

  “沒一個好東西!”孫江濤咬牙切齒蹦出一句話,隨即把手銬重重地摔在桌面上,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樣子,“來吧,想怎么玩老子奉陪到底!大不了把牢底坐穿!”

  根本用不了十秒,一句話之間,他就摘了手上的手銬!

  李牧看著,反而是笑著滿意地點頭。

  指了指桌面上的手銬,李牧說,“戴上吧,我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孫江濤徹底疑惑了,他搞不懂這是在干什么!

  石磊把獄警喊了進來,示意他把孫江濤帶走。孫江濤深深地看了李牧一眼,帶著滿腦子的疑惑走了。

  外面,犯人排著隊,每個人都有兩名獄警帶著,而且是隔離開的,彼此無法溝通。看見這樣的場景,孫江濤更加疑惑了。

  注:到了必須小心謹慎寫的幾章了,感謝群里的弟兄們提供的角色,會是比較重要的一支突擊隊了。繼續寫,晚點加更,沖進分類月票榜前三!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42014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