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974章 爽!

第974章 爽!


  小會議室里安靜得很,領導們心都非常的感動。..一支軍隊,不正是因為有著很多像石磊這樣的兵,才能戰無不勝的嗎?

  看在陳韜眼里,喚起了他記憶那段難忘的歲月,征戰與戰火,沒有停歇過的戰斗,天南海北世界各地。他也很清楚一點,自己能夠走現在的高位,源自于當初那段烽火歲月。

  他的老同學李唐義,當年是特戰旅長正師職干部的時候,他還只是副師職高級參謀。如今,他卻是超越了李唐義成為副大區職的副總參謀長,而他的老同學李唐義只是正軍職的軍區副參謀長。短短幾年,反差了一整個級別。

  甚至他都能夠預見,如果當初沒有獵人突擊隊,恐怕他依然會是一名高級參謀,或者是某個師旅或者集團軍的領導,斷然是沒有被層注意到的機會的。

  從個人情感來說,陳韜很感激李牧這幫老部下,是他們造了他今天的地位。

  而陳韜非常的清楚,受過的傷身的傷痕,說起來,李牧才是獵人突擊隊當擁有最多的,李牧曾經三次在死亡邊緣徘徊,三次死里逃生。

  有人會說,你憑什么這么偏愛一個小團長,他又不是你的什么親戚。陳韜很多時候是不會解釋的,或者他在心里會說,如果你也能夠像他那樣,我也會偏愛你。

  沒有很復雜的理由,僅此而已。

  “石頭,把衣服穿,別著涼了。”陳韜終于開口說話了。

  石磊默不作聲地穿衣服,然后坐下來。

  一個小時之前,李杭朋跑到武警邊防大隊那邊,把他給接了回來,馬到了小會議室。看見陳韜的那一刻,石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班長為了自己的事情,鬧到了獵頭那里。

  果不其然。

  陳韜對其他總部領導說,“你們先出去,曹部長留下來。”

  其他臨高紛紛起身,對李牧和石磊微微點頭致意,離開了小會議室。會議室里剩下他們四人,曹躍華被留下來,說明他一定程度是陳韜的心腹,至少是可以坐下來一起說一說關于石磊關于獵人突擊隊的事情的。

  陳韜對石磊說,“石頭,你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妥,耽誤了你這么些年,我很愧疚。”

  石磊不好意思地撓著頭,還是原來那副模樣,被說得有些臉紅,“獵頭,沒啥的,反正我也不是奔著當官來的,軍官士官,都一個樣。”

  “升官發財請走它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石頭,你很好,如果人人都有你的覺悟,有些爛事不會發生了。”陳韜感慨著說,確實感慨良多。

  李牧擺擺手,說,“獵頭,這里沒外人了,你不要在那唱高調了。直截了當的說,是誰搗的鬼。是不是奔著當官當的兵,那是石頭的事情,和現在要談的是兩碼事。”

  陳韜看向曹躍華。

  曹躍華點點頭,調整了一下坐姿,拿出匯報的架勢,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要拿出匯報的架勢,可能是因為,在獵人突擊隊這個范疇里,他是外人。他堂堂四部部長當年是副部長,也是不知道獵人突擊隊的具體情況的,可見這支突擊隊的保密級別有多高。

  “李團長,首長接到了你的電話之后,把調查工作直接交給了我。并且,在這個過程里,首長每天都關注調查的進展。之所以沒有能夠在三天之內查出事實來,的確是因為這件事較復雜。”

  看見陳韜沒有插話的意思,曹躍華繼續往下匯報,說,“當時的安排是這樣的。石磊同志從東南軍區調往戰略軍區。這當出于什么考慮,李團長你也知道。調到戰略軍區之后呢,是直接進入了軍區司令部的編制。首長當時的安排的確如此,是想讓石磊同志進入石家莊陸軍學院學習。按照石磊同志的條件來說,這是絲毫沒有問題的。”

  “具體地說,當時石磊同志的編制是進入了軍區司令部戰情部里面的。石磊同志到崗之后,原本應當被安排具體職務,相關的檔案也要按照總部這邊的要求進行重新的修改。李團長你也知道,獵人突擊隊的相關情況,除了東南軍區個別領導,其他軍區是無權調閱的。”

  “問題出在這里。戰情部的領導研究了石磊的檔案之后,認為他并不符合提干入學的條件,確切地說,有他條件更出色的人員。當然這個范圍是具體到戰情部的。但是呢,石磊同志的真實檔案,軍區方面是無權調閱的,對于石磊同志立下的功勞,戰情部提出質疑……”

  李牧抬起手打斷他的話,“曹部長,這些場面話省下,撿重點說。”

  曹躍華看向陳韜,陳韜道,“你告訴他,不然你還是會把氣撒我頭。”

  嘴角尷尬地抽了抽,曹躍華說,“當年戰情部的名額已經定下來,石磊同志的到來,意味著戰情部有一名同志要讓出名額來。”

  李牧道,“曹部長,你說的應該是戰情部的士官隊伍,而這支士官隊伍當,是有些人因為某些關系,內定了提干入學。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

  曹躍華又看向陳韜,陳韜這一次卻是沒有說話了。

  曹躍華只能微微點頭。

  隨后,他說,“軍區政治部主任的侄女在當年戰情部所有符合提干條件的士官當,相對而言,條件是較不好的。因此,石磊同志的突然到來,成了該名女同志提干的障礙。”

  “如果我沒猜錯,那名女同志能轉士官,甚至能夠進入戰情部工作,原因是她的身份,而不是她的能力如何如何。是這個意思嗎?”李牧直截了當地道。

  曹躍華只能點頭,“可以這么理解。”

  頓了頓,在李牧微微點頭思索的時候,曹躍華繼續說道,“之所以查了這么久,是因為當時在操作,沒有什么違規的地方。那名女同志也畢業回到了戰略軍區。我們也是從頭查起來。你知道,這種調查工作瞞不了很久。很快該名同志后面的人知道了,這里面有了一些阻力。所以才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

  李牧問,“你直接告訴我,那個人是誰。”

  這個時候,陳韜說話了,“你不要管是誰了,我來處理。”

  李牧有些意外,“你來處理?”

  “怎么,我處理不了?”陳韜不滿地瞪眼。

  李牧微微笑著,“有需要幫忙的,你找我。”

  這話說得,曹躍華也忍不住翻白眼了——堂堂副老總辦事還需要你的幫助?開什么國際大玩笑。

  然而,他卻忽然看到陳韜滿臉的凝重,非常鄭重其事地對李牧說,“嗯,有需要的地方,我一定會找你。先讓我去試一試對方的深淺,我想,應該沒有很大問題。”

  說著,他指了指石磊,“石頭,你的事情,我交給李牧來辦了。”

  石磊嘿嘿笑著,說,“獵頭,你辦不好,班長是肯定能辦好的。”

  得,沒一個是省油的燈,獵人突擊隊到底是個什么怪胎,區區一個小兵都這么吊。

  陳韜無奈翻著白眼,以前石磊還是小兵的時候,是個刺兒頭,他堂堂校參謀有時候都是制不住的,更別說現在已經是有八年兵齡的老兵了。

  李牧忽然的臉色沉下來,應當說是嚴肅起來,緩聲問道,“獵頭,其他人的下落,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了。已經過去了這么些年,石頭,耿帥,包括杜曉帆,我都已經找到。趙一云和林雨呢?”

  他實在擔心,其余兩位兄弟的遭遇會和石磊相似。

  結果,陳韜聞言,只是微微笑了笑,說,“知道你心里那股氣下不去。來之前,我做了一件事情,算是給你的見面禮。”

  李牧和石磊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慢慢站起來。

  果不其然,陳韜微微笑道,“我把他們倆給你調過來了,你的老部下,用起來是要順手許多。”

  李牧和石磊驚呆了……

  這邊,李牧和石磊驚呆的時候,遠在數百公里外的烏市,趙一云從到達通道那里走出來,他穿了一身便服,戴著大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他的身材很均稱,或者說顯得有些瘦,但是里面的肌肉什么的,是很過分的。

  作為王牌狙擊手,他這些年劃歸總部某部之后,兩三年來征戰南北,時而化身武警,時而化身公安,時而化身雇傭兵,執行的都是一擊必殺的狙擊任務。獵人突擊隊,除了李牧之外,只有他一個,是一直戰斗在一線崗位的,做的是和殺人有關的事情。其,趙一云的更加專業一些,畢竟,李牧已經從一線戰斗人員成長為了一線作戰部隊指揮員,未來參與具體作戰的機會會越來越少。

  這是無法避免的現實。

  一周前,正在西北這邊反恐的趙一云突然的接到命令返回帝都,隨即接到二連調令。在休息了一個星期之后,他調到了阿泰軍分區第701邊防團。

  為此,趙一云郁悶得很。

  在很多官兵眼里,邊防部隊是二三流部隊,是根本沒有辦法和機動野戰部隊相的。通俗地理解,如果機動野戰部隊是主力部隊,那么邊防部隊是非主力替補部隊,甚至可能還算不。

  從隸屬總部某部的特別勤務部隊調到邊防部隊,這個落差實在是有些巨大,哪怕是調到野戰軍里去,也不至于這么難以接受。總而言之,趙一云心里是有怨氣的,但是,軍令如山,理解要服從,不理解,也要服從。

  革命軍人是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說得好聽,誰不想在牛X的部隊服役。

  反正是郁悶。

  讓他感到失落的是,沒有人送他任,算他只是區區一個少校軍官,總不至于連接人的人都沒有。

  還真的沒有。

  他接到的命令是,自行前往第701邊防團報到。

  對于一名曾多次孤身一人潛入亞執行任務的王牌狙擊手來說,這不算什么事,但從心里來說,失落是難免的。況且,他大多數時候執行任務,是有副手的。并且后方有一整個勤務團隊負責技術方面的支撐。

  站在出口的位置,微微嘆了口氣,趙一云緊了緊背包,拖著黑色的行李箱朝停車場的位置去,那里可以打到出租車,接人的私家車也臨時停靠在那里。

  只是趙一云也是不明白,為什么級強調不能著軍裝過來。也許是擔心軍裝在西北這地方太過敏感。

  一溜的出租車拍著縱隊停靠在路邊,旅客也排著隊,以此的從特定的口子出去,一臺一臺的坐走。前面的路邊,則是私家車臨時停靠的位置。

  趙一云跟著排起了隊來。

  正胡思亂想到了邊防部隊怎么辦的時候,前面私家車臨時停靠的地方,國際到達口前面忽然的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傳來。

  旅客們紛紛舉起手機拍視頻,紛紛指指點點,興奮不已,朋友圈又能裝個逼了。

  趙一云掃眼一看,也許恰好此時,機場的保安沒注意到,那邊的爭吵并沒有被人制止。

  想都沒想,趙一云大步走過去,于是聽到了爭吵聲。

  兩男一女,其一名是高大的西方男子,身材魁梧得很,而另一個國男子戴著個眼鏡斯斯的弱不禁風的樣子,那個女人身材高挑,畫著很好看的妝容,踩著高跟鞋。

  一看那態勢,趙一云基本清楚了。

  女人是來接那外國男子的,而那國男子顯然和女人的關系不簡單,也許是跟蹤而來,正正的把女人和外國男子堵在了出口的位置。

  “你說啊,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他是誰?”國男子激動地指著外國男子,質問那女人。

  這一下,圍觀的吃瓜舉手機群眾全都明白了——抓奸啊!好戲一臺啊!

  毫無疑問,那女的劈腿,而且劈向的是個鬼佬,然后給正牌男友給堵了個正著,這下好戲開演了。

  趙一云站在那邊看著,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之后,他沒了勸阻的興趣。這種爛事,他實在是懶得去管。但凡此類事情,雙方都不是什么好鳥,當然女人受到的指責會多一些。

  可是換一個角度來看,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那還算男人嗎?該打打該罵罵該哄哄——顯然是不行的。男人女人之間,是一場你屎我活的戰爭,并且從來不會有戰火熄滅的那一刻。

  正準備走人的時候,趙一云忽然聽到那外國男子開腔了。

  “說什么呢,黃皮猴子,國狗!別對我的女人指指點點!”外國男子操著一口生澀的普通話說了出來。

  這話一出,圍觀的吃瓜群眾們都愣住了,再看向外國男子,都忍不住滿眼的怒火。趙一云自然是頓住了腳步,慢慢轉過身來,拉著登機箱的手也松開了,冷冷地看著那外國男子。只是,他還沒有把墨鏡摘下來,別人看不到他雙眼逐漸凝結起來的殺氣。

  “她是我女朋友!我女朋友你懂嗎?”國男子似乎有些畏懼身材高大的外國男子,只是這般說,過去拉著那女人,語氣惱怒帶著哀求,“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有哪里做錯了?告訴我他是誰!你跟他在一起多長時間了?”

  顯然,國男子已經氣得語無倫次了。

  國女人惱羞地甩開他的手,大聲囔著,“你誰啊,我的事情你管得著嗎?”

  外國男子走過來,伸手把國男子推開。國男子怒氣,沖過去拉著女人的手要走,“跟我走!”

  “放開我!”

  外國男子掐住國男子的脖子,掏拳擊在了他的臉部,國男子歪歪的倒下去,眼鏡都飛出來摔碎了。

  指著國男子,外國男子蔑視地怒罵:“廢物點心!國豬玀!滾開我的視線!窩囊廢!你們國人不行!打架不行!床不行!”

  圍觀的吃瓜群眾們肺部都要氣炸了!

  但是,一看那壯如狗熊的外國男子,挺身而出的卻是沒有。

  趙一云把雙肩包摘了下來,放在登機箱面,舉步穩穩地走了過去。把地的眼鏡男子扶起來,問他,“有事沒事?”

  外國男子見狀,欺身過來,高大的身材和趙一云的一對,跟大象對小象似的。圍觀的吃瓜群眾們有些閉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見義勇為的這位小伙子挨揍的凄慘場面。

  “滾到一邊去!國豬玀!”外國男子指著趙一云。

  趙一云出手了,沒人看得清楚他是怎樣出手的。他的右手精準的擒住了對方伸出來的右手手腕,在外國男子微愣的時候,趙一云的嘴角微微扯了扯,露出半口白牙,隨即臂力和手腕力匯合一處,猛然一扭。

  “哎哎哎哎喲喲喲喲喔喔喔喔喔,哎哎哎哎……”

  方才高大威風得不行的狗熊一般的外國男子突然的跪下來,嘴里先是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然后是一連串的聽著不像是痛又不像是癢的呻吟聲。這種感覺很多人都有過,而且通常被人控制住了關節的時候。

  眾人都驚呆了,這個小伙子貌不驚人啊,一出手把這鬼佬弄成這個尿性。

  趙一云氣他的口不擇言,殺慣了人的他,哪里懂得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當下繼續加力。外國男子的哎哎哎哎呻吟開始辦成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了,并且嘴里不斷地求饒,“哎哎哎饒命啊大俠,我錯了我錯了……”

  “你是哪國人?”趙一云問。

  外國男子慘叫著痛哭著說,“我是美國人,我是美國人。”

  “美國人是垃圾,美國人是畜生,說。”趙一云淡淡地說。

  眾人一聽,提氣!振奮!

  外國男子立馬忙不迭地連聲說,“美國人是垃圾,美國人是畜生,美國人不得好死,美國人****長大的,美國人是世界最劣等的人種……”

  他自己加了料,實在是痛得受不了啊,只要國大爺滿意,去舔小-日-本的**他也愿意的啊!

  “以后還玩國女人嗎?”趙一云問。

  外國男子都嚇得魂飛魄散了,連聲告饒,“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國大爺饒了我……”

  此時,那名驚呆了的女人沖過來,去抓趙一云,嘴里叫囂著,“放開他放開他!不然我報警了!”

  這個時候,那個眼鏡男子怒從膽邊生,騰的一下跳起沖過去,一手掐住女人的脖子,掄起巴掌大耳光子扇了過去,怒罵:“賤-人!那么喜歡外國***你怎么不死外面去!國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我一輩子不打女人,今天是被全國人民罵我也要給一頓好看的!賤-人!”

  打得那叫一個兇啊,噼里啪啦的暴風雨似的過去,女人都被打蒙了,臉的妝容都被打花了。

  連趙一云也看呆了——敢情這哥們扮豬吃老虎啊,戰斗力挺強的嘛!

  終究是女人,那眼鏡男子也還沒有完全的失去理智,打了幾個耳光之后也停手了,指著女人怒道:“你聽好了,今天這一頓是替全國女同胞打你的,你丟盡了國女人的臉!從今往后,你我恩斷義絕!記住了!是我甩了你!”

  圍觀吃瓜群眾們轟然的派起手掌來。

  遠處,機場保安跑過來,大聲呵斥著。趙一云低頭看了眼那狗熊似的外國男子,壓著聲音說,“我得給你點教訓,終身的。”

  說完,沒等外國男子回過神來,趙一云猛然一用力,掰斷了外國男子的手腕,在他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的同時,腳下非常隱蔽的照著外國男子的襠下狠狠地干了一腳過去!

  “哦……”

  外國男子雙手捂著襠部,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小伙子快跑!我們來掩護你!”圍來好幾個旅客,七手八腳的把趙一云給拽到了身后,擋在他前面。趙一云心頭一熱——咱老百姓好哇!人民戰爭永不過時啊!

  當下感動非常,又有一名年輕人拉著趙一云的登機箱提著他的背包小跑過來,道,“哥們,快走,我車,我送你!”

  趙一云跟著那小伙子了他的出租車,出租車一溜煙的去了。

  這邊,圍觀群眾把當事人給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要作證是鬼佬先動的手,團團地圍住,很好地掩護了解放軍同志……

  注:六千字……基礎更新和加更都在里面了,想斷章的,怕你們懟我,放一起了,連貫起來看似乎更有療效。好,加更之第十章已經送。指著我鼻子說我厚顏無恥也沒辦法,該求月票還是要求月票,不然……嘿嘿,你們知道我手段的——加更!

  本書來自:..///32/32394/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39192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