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896章 調查詢問

第896章 調查詢問


  半個月后。

  中國維和部隊營區衛生隊病房里,李牧在和小護士聊天。

  “首長,您恢復得不錯,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小護士一邊給李牧肩膀上的傷口換藥,一邊說。

  小護士有個很好聽的乳名叫安安。

  她不是現役軍人,而是軍醫院社聘的醫護人員。這種改變其實很早之前就實施了,在一些非重點崗位上,軍醫院都采取了面對社會招聘的方式來編制人員。

  比如護士,比如藥師,比如其他服務類崗位。

  安安就是這一類人中的佼佼者,同時也是非常具有奉獻精神的新時代女生。到這戰亂之地維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會有多遠躲多遠,主動申請的社聘人員是幾乎沒有。

  安安是一個。

  她是外科護士,也接受過戰傷護理培訓,是護士隊伍中的骨干。而且這個二十四歲的小姑娘性格很好很有愛心,嘴巴又甜,長一張娃娃臉還有倆小酒窩,***也不小-小屁股也挺翹,大家都很喜歡她。

  上校正團級維和部隊指揮官死里逃生受了傷,自然的是要得到最好的救治和護理。這半個月來,安安就負責護理李牧,一來二去很熟絡了,說話除了帶著規定的稱呼,因為年紀相差不多,也是很敢說話的。

  至少比經常過來找李牧談話的王明政委那張死人臉要讓人舒服很多的。

  “小安啊,說了多少遍,你叫我名字就行,首長首長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真是首長呢。”李牧呵呵笑道。

  安安嘻嘻一笑,“您是上校正團干部,咱們維和部隊的最高指揮官,我們醫療隊的方院長都歸您管呢,您不是首長誰是首長。嗯,首長,您的傷口恢復得真不錯。”

  她小心地拆了紗布,看到了左肩部上長出來的嫩肉,繼續道,“不用再敷藥了,透透氣很快就能好起來。”

  “太好了,洗澡的時候總算是可以放心大膽的了。”李牧道。

  最后用的是中草藥,比起西醫是要靠譜很多的,而且幾乎沒有副作用。像這種創面,可是比較難處理。

  “您啊還是要小心的,線還沒拆呢。”安安說,“首長,您可不知道,當時方院長看到你這傷口都嚇了一跳,有兩處深得都能看見骨頭了,您還笑呵呵的不當回事。好在沒有感染病毒,不然可就嚴重了呢。”

  李牧笑著說,“命大。”

  “首長,您當時到底是怎么打死那頭獅子的,您太厲害了,我看動物世界,那些非洲獅子可兇猛得很,連大象都怕它。”安安回想起之前了解到的情況,還是忍不住的驚嘆。

  李牧嘆口氣說,“還能怎么打死的,用槍唄。運氣好,最后一刻打死了它,否則死的就是我咯。”

  他和獅群搏斗的整個過程,包括他逐個擊殺溫斯特小隊的整個過程,他對任何人都一個字沒說。

  自有一套措詞——趁襲擊者不注意跑出來,路上遇上一頭獅子,展開搏斗,歷經千辛萬苦,走了三天才碰上一輛過路的車,出示了證件這才得以返回朱巴城維和部隊駐地。

  “想想都嚇人。”安安說著,話題就又換了,是個小話癆呢,她道,“不過,你當時的處理很正確,不然傷口早就感染了,這么深的傷口,還是好幾處。”

  “可不是么,部隊里學的戰場自救派上用場了,不然這胳膊可就廢咯。”李牧道。

  安安說,“方院長都說了,您能堅持三天,簡直就是個奇跡。說真的,您的體質實在是太好了,換成別人,可沒這么樂觀。”

  “好了,您把衣服穿上吧。”安安說。

  李牧把寬松的病號服上衣穿上,笑道,“謝謝。”

  安安打量著李牧的上身,嘖嘖道,“首長,您身上這些傷痕,可不像是你說的訓練造成的。我看過很多培訓錄像,您這些傷痕,有槍傷也有彈片造成的傷痕。您肯定打過仗!”

  看著眼里眨著小星星的安安,李牧也是一陣頭疼,這丫頭哪里都好,就是好奇心太重。

  李牧忽然的板起臉來,道,“安安同志,保密守則忘了?不該問的不問。”

  安安癟了癟嘴,說,“我姐姐都沒說什么,您就甭給我上綱上線了,真當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你姐姐?”李牧疑惑問道。

  安安說,“是啊,安然是我姐姐,嘿嘿,是不是一點不像。”

  李牧愕然,“安然是你姐姐?”

  安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壓著聲音說,“您聲音小點,除了方院長,可沒人知道。您也替我保密。”

  重新打量著安安,李牧恍然一笑,“我早該想到。行,替你保密。真看不出來,安然是你姐姐。”

  “親的呢,呵呵。”安安得意笑。

  仔細一看,李牧還真看出來了,眉眼之前是很像,但臉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下意識地問,“安然整過容,還是你?”

  安安翻著白眼,“首長,您這話什么意思,我都這么可愛了還需要整容啊。”

  李牧哦了一聲,點著頭說:“那就是你姐姐整容了。”

  “她也沒整過容啊。”安安不滿地嘟起嘴,“首長您說話可真是……”

  “咳咳!”

  外面傳來的咳嗽聲打斷了安安的話,趕緊扭頭看去,那張死人臉又來了,安安吐了吐舌頭,對李牧說,“首長您好好休息,下午我再過來。”

  說完就對王明問了一聲好趕緊的離開,她是一眼都不想看一眼王明。

  “哦,王政委,你來了,請坐。”

  李牧說著起身,走到那邊的茶幾那坐下,指了指另一把椅子。

  “李營長,恢復得怎么樣?”

  王明坐下,李牧給他倒了一杯茶,他接過來放著,問。

  “恢復得不錯,快可以拆線了。”李牧淡淡笑道。

  他對這位搭檔是沒有什么好感的,原因也不僅僅是因為在過去的半個月里,王明以內保的身份前后找他談了不下五次話,問的都是關于他失蹤的三天三夜里發生的事情,還因為王明的工作傾向。

  但,說起來,王明也沒有越權,監察內部是他的職責。

  王明說,“李營長,我今天什么都沒帶。嗯,我想和你開誠布公地談一談。上面讓咱們搭檔管理維和部隊,說起來,你我應該是不該有所隱瞞的,因為對以后的工作沒有益處。當然了,我也有我的職責,之前做的調查詢問,這你知道,郭大校是同意的。”

  微微點頭,李牧說,“說得沒錯,咱們是要好好的談一談,關于這為期一年的維和任務,咱們這支維和部隊,應該怎樣圓滿地完成上級賦予的任務。”

  后面半句話,他咬了重音。

  王明自然是聽出來了,但不為所動。

  “這算是私下里的談話,李營長,你能不能坦白告訴我,伏擊發生之后,實際上發生了什么事情?”

  李牧的眼睛就微微地瞇了起來……

  注:三號加更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37761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