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中國獵人 > 第876章 重返南蘇丹

第876章 重返南蘇丹


  星夜十點三十分,所有人員車輛全數抵達金陵火車站,緊接著就是裝車。從營區出發抵達建設市第一中學與運輸部隊會合,馬不停蹄趕到金陵火車站,一路上即便出了些意外,但總體是順利的,是按照了時間節點完成了每一個步驟了的。

  直到看到部隊全數裝車起運,李牧才放心帶著先遣隊乘車前往機場。在那里,有一架運輸機等著他們,星夜起飛前往南蘇丹。

  唐明今晚特意早早的睡下。國內過來的先遣隊會在上午十二時左右抵達朱巴機場,他要早起把一天的工作提前處理完,然后準備接應先遣隊。

  他所在的是朱巴市區的一座莊院,是一位逃離南蘇丹的當地富商留下的房產,被中國企業家買下來,繼而租給了新興公司充當在南蘇丹的駐點。

  也就是唐明所在部門以及其余幾個部門在南蘇丹的共同的公開的駐點,當然是以企業的名字。

  在南蘇丹的中資企業非常多,一開始幾乎是國字頭的,慢慢的越來越多的民字頭企業進入,極大地促進了南蘇丹的經濟發展。

  百廢待興,被聯合國列為全球最不發達地區之一的南蘇丹,到處都需要建設,幾乎什么都處于起步階段,因為戰亂,多年如此。充滿活力以及腰包鼓鼓的中國商人涌入,讓南蘇丹人民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

  就當前來說,新月旅已經從反對派武裝轉化為恐怖武裝,成為了懸在南蘇丹人民以及各國致力于幫助南蘇丹發展經濟的企業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引起了聯合國的高度重視,因此有了新的派遣維和部隊的決議。

  承擔著情報收集工作的唐明小組,越來越感覺到壓力的巨大。

  當地時間凌晨五點多,天色微微發亮之時,唐明被急促的電話聲吵醒。他拿起話筒聽了一會兒,馬上翻身起床穿好衣服就爬起來,通知大門崗開門。

  一輛奔馳G級開了進來,沿著院子的道路從露天泳池邊上開過,停在了居中的建筑物前面。

  車上下來兩名歐洲男子,神色嚴肅,腳步匆匆的走進去。

  唐明在客廳的位置迎上他們。

  “雷蒙先生。”唐明和打頭的滿臉胡須的中年男子握手。

  雷蒙握著唐明的手,歉意道,“唐,我想我擾了你的清夢,發生了讓我不得不求助于你的事情。”

  “里面說。”

  唐明引著雷蒙二人大步走進會客室里坐下,另外一名男子在門口站著,并沒有進去。

  雷蒙在這個時候突然來訪,一定有重大的事情發生。東非一直是法國人的傳統勢力范圍,吉布提是他們原來的仆從國,直到現在,法國依然在吉布提保持一個軍事基地,駐軍五六千人,并且部署有戰斗機。

  南蘇丹這一塊地方,他們同樣不會忘了施加自己的影響力。

  和唐明一樣,雷蒙是法國情報部門在南蘇丹的負責人,兩人平時經常打交道,但各有各的行事準則,算不上融洽,但也不是對頭。

  向中國人求助,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

  “唐,我國記者被新月旅劫持了,我需要你的幫助。”雷蒙單刀直入。

  唐明一愣,道,“雷蒙先生,你確定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雷蒙道,“很顯然。外籍雇傭兵團并不能在短時間內執行營救行動。你知道,巴黎的官僚總是會讓一切營救行動變成收尸行動。你們和新月旅交過手沒錯吧,事實上我曾收到消息,你有一支戰斗力很強悍的突擊隊。”

  之前戰術軍刀突擊隊在南蘇丹的營救行動瞞得過很多人,但是瞞不過其他國家的情報機構。畢竟發生了一場遭遇戰。專業人士只要了解了整個交火過程,很輕易的就能做出判斷。

  這并不是什么秘密,而是心照不宣。

  唐明搖頭說道,“抱歉,雷蒙先生,我恐怕無能為力。”

  雷蒙皺起眉頭,沉默一陣子,道,“如果交換呢?”

  “嗯?”唐明道。

  想了想,雷蒙壓了壓聲音,“第一監獄被轟炸事件,我可以提供內幕情報作為交換條件。”

  唐明沉思一陣子,依然搖頭,“你知道,我沒有權力與你談這件事情。或者,請貴方與聯南蘇團司令部聯系,如果當局允許,他們肯定會提供人道主義營救支持。”

  緩緩搖頭,雷蒙說,“不,你在和我開玩笑。維和部隊的情況你甚至比我清楚,他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通過聯南蘇團司令部更是一個并不好笑的笑話。”

  頓了頓,雷蒙道,“唐,開誠布公的,你需要什么?”

  唐明搖頭,卻是問道,“我能知道整件事情的情況嗎?”

  “當然。”雷蒙道,“一個小時之前,我們接到新月旅的電話,要求準備一千萬美元的贖金。被劫持的是法新社的著名記者勞拉。也許你聽說過這個人,她常年活躍在非洲的戰亂之地。”

  “勞拉,是的,有所耳聞,報道了很多武裝沖突的場面。”唐明一下子就想起來上次遭遇戰的情況,當時動手的直接導火索就是勞拉的采訪小組遭到了危險。

  “這是膽子很多的姑娘,她想要深入報道新月旅,最近幾則關于新月旅的重要新聞就是她發出來的。也許新月旅記恨在心,采取了針對她的綁架行動。”雷蒙說。

  “我想,必須在外界知道這件事情之前,把人救出來。”雷蒙補充說道。

  唐明也就明白雷蒙為什么這么著急了。一旦新月旅公開了消息,法國人就會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到了那個時候,除了完好無損地把人救出來,法國人很難承擔其他結果。

  也就是說,在外界知道之前展開營救,無論得失,法國人在輿論上面,會有很充分的余地。

  歸根結底,勞拉的性命在雷蒙眼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身份。消息公開之前,可以承擔人質喪命這個結果,公開之后,要承擔這個結果,法國政府會面臨著諸多的口誅筆伐。

  雷蒙著急的原因就在這里,甚至他極有可能是受到了上司的壓力。

  “雷蒙先生,關于第一監獄轟炸時間的情報,你們知道多少?”沉吟片刻,唐明問道。

  雷蒙說,“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又是一陣沉默,唐明說,“你知道,我做不了主。但,還是請你稍等片刻。”

  “唐,你請便,我就在這里等著。”

  唐明起身走向里面,雷蒙輕輕松了一口氣,中國人只要愿意幫忙,事情就會得到有效的控制。而事實上,雷蒙并不喜歡這種求人的滋味。法蘭西曾幾何時需要請求中國人幫助解救人質了。

  風水輪流轉,河東河西三十年。

  注:先來一更,晚點上第二更,弟兄們周末快樂!



  http://www.amzsqf.live/html/1/1378/35853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amzsqf.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amzsqf.live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